当前位置:

炮灰病美人重生了 作者:玖宝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谢岚裳死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一本修真爽文里的炮灰贱受。

  他对渣男一往情深,付出一切却惨遭卸磨杀驴,凄凉惨死在昆仑峰顶。

  濒死之际,风雷肆虐,昆仑玉脉火海连天。

  他看见一个身影浑身浴血,将渣男挫骨扬灰。

  那是年少之时他救过的一个小孩,这些年在身边做护卫,可惜那时他眼中只有渣男,连小护卫的名字都忘了。

  再睁眼,小护卫在侧,渣男含情脉脉。

  谢岚裳扬手一巴掌扇过去:“滚!”

  转而轻轻将小护卫拥进怀里:“我知你忠心,绝不辜负。”

  渣男怒极:“你就只配跟个奴才!”

  谢岚裳有恩必报,把小护卫养的细皮嫩肉,努力修炼飞升,将来带小护卫一起去神界。

  苟富贵,勿相忘<(~︶~)>

  只是养着养着,夜郁头顶长出两个犄角。

  后来……他载着谢岚裳上跃九重天外,下抵万里沧海,百兽相迎,万仙臣服。

  龙,乃神族。

  谢岚裳:?

  渣男:??

  吃瓜群众:???

  #关于人人哭求同款护卫这件事#

  *

  那一年,小护卫选择姓耳瘸,将“忠”听成了“真”,从此看病美人的眼神就不对劲了。

  龙崽子信手一指自己家,神州无尽海,哪怕一棵海草都价值千金。

  “我以海鲜为聘,十里宴席,娶你。”

  谢岚裳:“……”

  阴郁矜贵/睚眦必报/沉迷养崽的病美人受

  乖巧听话/任劳任怨/白切黑忠犬攻

  ●1V1年下,互宠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岚裳,夜郁 ┃ 配角:完结文《反派沉迷我的毛茸茸》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脚踹渣男,拥抱真爱

  立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第1章 

  漫天飞雪,霜风冷冽。

  月华剑自谢岚裳胸膛没入,后脊刺出,殷红的血液染透了白色的仙衣。

  “为,什么……”

  谢岚裳身形微晃,对方以为他要反抗,立即将月华剑刺得更深,一朵妖异的血花触目惊心的绽放。

  谢岚裳面色霜白,一片碎雪落在他浓密纤长的羽睫上,渐渐融化成一滴清水,顺着眼尾蜿蜒滚落,宛如流泪。

  流你大爷的泪!

  谢岚裳面上凄苦悲凉,内心疯狂挣扎。

  含光,含光!

  给我刺死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他的本命灵器含光剑静静躺在雪地里,根本不听他的指令。

  就连嘴唇也犯上作乱,说出违心的话:“阿慕,你当真,当真对我一丝情意也无?”

  手握月华剑的秦慕面若冷霜:“我是人,你是不人不妖的孽种,你说呢?”

  说你奶奶个腿!

  你受我恩惠的时候怎不说我是不人不妖的孽种?

  谢岚裳紧咬嘴唇,直到将下唇咬烂渗出血来,他依旧未能反抗得了“另一个自己”。

  “不,我不是……”

  谢岚裳觉得自己不仅是母胎带出来的体弱多病,他的脑子大概也有问题。

  比如,他每天早上起来都有大约半柱香的“空白期”。

  顾名思义,就是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干什么,然后过一会儿就有一个声音提醒他去做什么,他对此偏偏不加怀疑,也不予反抗,无论杀人放火,全部鬼使神差的照做不误。

  就好比现在,他想捡起含光剑捅秦慕几个窟窿,偏偏身体不受控制,说一些戚戚哀哀毫无卵用的屁话!

  我是我。

  我又好像不是我。

  空白期的他根本不爱秦慕,可一旦过了那半柱香,他就对秦慕死心塌地,甘愿为了这个狗东西赴汤蹈火,即便数次辜负也甘之如饴。

  贱吗?

  动起来,宰了他!

  谢岚裳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又可怜楚楚的说道:“我不是妖,我不是的……”

  秦慕冷笑一声,目光沉沉:“你说你是人,可你从出生起就没吃过一粒米进过一口粮,只喝清水,正常人类会这样吗,还说自己不是妖孽?”

  他被问的哑口无言。

  月华剑抽出,鲜血如炸裂的烟花喷溅而出。

  谢岚裳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一轻,不受控制的软倒下去,满地冰霜彻骨阴寒。

  秦慕走近了。

  居高临下的看着,然后伸出右手,轻轻捏住谢岚裳的下巴掰过来,与之对视。

  苍白的面容上干干净净,不染纤尘,淡色的薄唇连最后一丝血色也褪的干干净净。发冠早不知所踪,墨发披了一身,单薄的衣料早已被血色染透,却并不显得泥泞腌臜,反而有种举世皆浊此独清的诡丽感,即便濒死,他那双凤眸依旧乌黑澄澈,炯炯有神,只是雪花落于长睫之上,长睫不堪重负般的微微轻颤,似蝴蝶振羽,脆弱的仿佛一触即碎。

  真不愧是四海九州第一绝色。

  “岚裳,我……”秦慕眼睛蓦地瞪大,低头一看,一把匕首刺入小腹。

  一向温柔软弱的谢岚裳唇角勾起阴冷的狞笑:“你下地狱吧!”

  可惜,他拼了命的反抗“另一个自己”,只对秦慕造成了微乎其微的伤害。

  没能将其大卸八块,太可恨了!

  谢岚裳不甘的闭上眼睛,在最后一刻,他似乎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跑来,紧接着,秦慕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那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搅的风云变色地动山摇,似乎还有龙吟之声传来,也不知是不是听错了。

  谢岚裳仔细回想这人是谁,好像是……

  他的一个护卫。

  叫夜什么的。

  *

  一片空白。

  谢岚裳知道自己死了,但他没想到阴曹地府是这个鬼样子的。

  纯白的空间,中央正对着他的一堵墙出现了画面。

  谢岚裳狐疑的走过去看,满心困惑。

  画面上所显示的是大片文字。

  他试着念了念,发现语句不通。

  再仔细看才恍然大悟,这些字不是竖着念的,要横着念,而且要从左往右看。

  《修真之史上最强龙傲天》

  第一章

  ……只见那紫气东来,祥云绕顶,秦家的孩子出世了。

  这是何物?

  谢岚裳发现他每默念到最后一个字,画面就自动翻页。

  不知过了多久,更不知翻了多少页,他越看越震惊,越看越心头火气。

  简而言之,这是一本草根主角一步步升级,最终成为人人歌颂的修真界巨佬的故事。

  主角名叫秦慕,乡野小子,不甘平凡一心想求仙问道长生不老,家中闹灾后颠沛流离,辗转多年漂流到了蓬莱洲。

  谢岚裳难以置信,这里面出现的人物和所谓的剧情,都跟他所经历的一模一样!

  十四岁的秦慕一穷二白,到蓬莱洲人生地不熟的受尽苦楚,他在饭馆端了两年盘子,攒够盘缠打算去昆仑拜师,结果遇到江湖骗子,不仅被骗光了积蓄还被毒打一顿,遍体鳞伤的缩在巷子里等死。

  这时,谢家小公子出场了。

  看到这里的谢岚裳攥紧了拳头。

  蓬莱的谢家在修真界声名赫赫,谢家最小的公子更是九州闻名——虽然褒贬不一。

  褒的,说他满腹经纶,惊才绝艳,谪仙之姿,天地瑰宝。

  贬的,说他弱不禁风,动不动就咳血,先天染疾,百年元寿到头了。

  谢家出了这么个没前途的儿子,亲爹也觉得脸上无光,对他厌恶至极。偏偏他有个溺爱自己的祖母,因此从小到大锦衣玉食娇生惯养,养成了天真率直温柔软糯的姓子。

  小公子将半死不活的秦慕救走,各种天灵地宝往上堆,总算把人救活了。

  借着养病的由头,秦慕在谢家住了三个月,三个月的朝夕相处,小公子喜欢上了这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少年郎,试图让他留下来拜自己父亲为师。然而秦慕说了一大箩筐废话,话里话外就是——我志不在此,别耽误我。

  最大的修仙门派在昆仑,他岂会屈居蓬莱谢家。

  谢岚裳听懂了,但“另一个自己”听不懂,还巴巴的利用谢家关系帮忙走后门——人家第一大派不缺徒弟,短期内不招生了。

  因为谢家的颜面,很快得到了回函,对秦慕这个关系户予以录取。

  小公子高兴的不行,还屁颠屁颠的赠送盘缠送他去昆仑。

  秦慕没想到他这么善解人意,感动的不要不要的,立即表示他日学成归来,绝不辜负。

  再见已是三年后。

  十九岁的秦慕作为第一大派掌门的关门弟子,地位早已截然不同,修为更是甩出同辈一大截。

  主角么,没个牛逼的天赋配成为主角么!

  秦慕摇身一变成了豪门贵公子,无数青年才俊为之倾倒,被无数优秀佳人追求的他早忘了谢小公子是谁了。偏偏小公子心里没逼数,依旧一往情深死心塌地,秦慕风光他高兴,秦慕落寞他安慰,秦慕受伤他千里寻药,秦慕被陷害入魔,他横剑力挺与天下为敌。

  最后却换来秦慕称他是妖,将他杀死在昆仑雪峰之上。

  惨白的屏幕上,折射出谢岚裳被气笑的面容。

  他无数次反抗“傻逼”一样的自己,可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次一次为人渣付出。

  难怪,他自认自己睚眦必报,可行事作风却是忍气吞声的包子。

  他终于明白了!

  或许冥冥之中,他感觉到了世界的束缚……又可以称之为天道。

  他反抗天道的安排,在被主角杀死的那一刻终于成功了,所以他得以一窥世界的秘密,也就是这本名叫《龙傲天》的书。

  他只是书里的一个小小炮灰贱受,用来衬托主角的“富贵不能- yín -”和“魅力无穷”以及“经验包”——他死后,主角吞没了谢家,将整个蓬莱洲势力囊括手中,更是利用他的身体,让一命呜呼的男配夺舍,以此复活。

  谢岚裳深呼吸,他越是气愤就越是出奇的冷静。

  快速浏览后续,除了主角越来越风光这种CAO蛋剧情之外,倒是发现了一件怪事——书里并没有护卫给自己报仇的桥段?

  秦慕是主角,他以外的剧情都一笔带过,可护卫跟他厮杀是切身相关的剧情,怎么丝毫笔墨都没有呢?

  谢岚裳闭上眼睛沉思。

  对了,那个护卫到底叫夜什么来着……

  “小人夜郁,夜色的夜,馥郁的郁。”

  谢岚裳怔鄂,猛地睁开眼睛。

  暖阳当空,万里无云,奔行的马车卷起风沙污染了好风光,他坐在颠簸的马车里,同坐的还有两个少年。左边的穿宝蓝色锦衣,大眼睛娃娃脸,是他的好友。右边的穿黑色劲装,桃花眼,生的俊俏可人,正将刚刚烧好的暖炉递给他。

  夜郁?

  对,是这个名字!

  谢岚裳一时欣喜,竟让冷风灌进了肺腑,不受控制的呛咳起来。

  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吗,又为何会在这里……

  马车还在奔走,谢岚裳掀开车帘朝外一看:“这是去哪儿?”

  “睡一觉糊涂啦?”好友失笑道,“不是去追你那心上人吗,反悔啦?想把人扣下不让走了?”

  谢岚裳愣了愣,对。

  十七岁那年救了秦慕,三个月后,他赠与盘缠让秦慕去昆仑发扬光大。

  前脚送走,他后脚就舍不得了,立马叫上好友雇一辆马车去追,然后跟秦慕在海岸边以日月为证,海誓山盟,然后秦慕表示他日学成就回来找他,绝不辜负。

  呵!

  谢岚裳唇边勾起阴冷的微笑:“是去追他的,车驾快些。”

  夜郁将暖炉塞进小公子手里,乌黑的眸子一黯,一语未发。

    • 上一页
    • 68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