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女装替嫁撞上反派太监 作者:叶煜子(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51章 

  那狱卒比楚风清前一步走了, 竟没有一人发现,出了天牢就马不停蹄地往一个方向跑去。

  那天过后第二日,楚风清从父亲旧友那取来了信件,准备去一趟江南, 但是他还未与姬于烬说这件事, 该怎么开口是个问题, 姬于烬多半不许他去……

  还有他离京之后, 父亲的安全该如何保证。

  楚风清坐在窗前按了按眉心, 从京城赶往江南尽管是披星戴月日夜兼程, 也得小半个月, 小半个月的时间, 他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最坏的法子就是劫狱,将父亲先救出来。

  可是要是将父亲救出, 他这么久的坚持以及这份证据,还有父亲受的这些苦就都成了无用功。

  着实两难。

  “怎么了?”

  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楚风清一抬眸就看见了姬于烬。姬于烬难得披了件玄色的披风, 内里是红色的斗牛服, 头戴梁冠, 一身衣裳很是稳重, 将他身上那股子离经叛道压下去了不少。

  楚风清摇了摇头,“无事。”

  他问:“你刚下朝吗?”

  姬于烬点了下头,拖了把椅子坐在楚风清面前,说道:“我要出一趟公务,得去一段时间, 来和你说一声。”

  楚风清愣了下, 将原本想说的话压了下去, 说道:“什么时候走?”

  姬于烬:“事情比较急,晚间就得出发了。”

  楚风清点了下头,关于姬于烬公务的事他不便开口问,也向来不问,只道:“好,你一路小心。”

  姬于烬:“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你别乱跑,我还是让青鸟跟着你,我更放心。”

  楚风清摇头:“我在府中不怎么出门,让青鸟去帮你吧。”

  姬于烬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信,“真的?”

  楚风清眸子闪了下:“自然。”

  姬于烬没有强求,反正他留人了,楚风清也是不知道的,“楚大人那我会派人看着,你不必太担心。”

  楚风清抿了下唇,看向姬于烬,他最大的难题竟就被这么解决了……

  姬于烬却没接收到他的眼神,说道:“还有钦天监的老头子说过几天会更冷,我差人制了件更厚的裘衣,晚间应该就会送来了。”

  他事无巨细地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瓶药来:“这是新制的药,是你的方子,总觉得你的方子比他们的好些。”

  楚风清接过他手中的药,打开瓶盖,药香扑鼻而来,是他喘疾的药。

  他嗓子眼有些发干,“你怎么有这个方子?”

  姬于烬不甚在意道:“之前在你屋子捡到的,拿给李太医看了眼,他说是喘疾的,而且对你的方子爱不释手,直问我是谁写的,不过我卖了个关子,没告诉他。”

  方子上面有好几味药都很难寻,尽管姬于烬人脉广权利大,但这些东西可遇不可求,对他而言应当也是困难饭,楚风清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将药寻齐的,总归是花了大功夫的。

  他握着瓶子的手紧了紧,“姬于烬……你不必如此待我。”

  他受不起。

  姬于烬却不买账:“我还没说你你倒是先说起我来了,我尝过这药了,就是我受伤时你喂我吃的,最后一颗药喂了我,所以病发的时候才没了药是不是?”

  楚风清皱了下眉,却是想偏了,姬于烬竟然能尝出药味,天赋异禀?

  姬于烬用手按了下他的眉心,“没心没肺的小病秧子,这会还走神,你不知道你发病的时候我可差点没吓死,救命的药就这么给出去,你还真是个活菩萨。”

  “现在反倒来挑我的错了,这叫什么?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忒霸道了。”

  楚风清抿了下唇,没有说话,论说话他永远说不过姬于烬,还是不白费功夫了。

  姬于烬笑了:“知道理亏了?”

  楚风清摇了下头,声音清冷:“说不过你,不想浪费口舌。”

  姬于烬哈哈大笑,楚风清却轻叹了口气,冷冷清清的眼中也闪过一丝笑意,也不知道是谁霸道。

  姬于烬走得很匆忙,说是晚间,半下午就走了,一队人马一看见楚风清齐刷刷喊道:“夫人万福。”

  楚风清手指蜷了下,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最后只是稍稍点了下头,一抬眸就撞进姬于烬那双承笑的眸子,楚风清皱了下眉,他明白了,这人就是故意的。

  姬于烬离开前不忘嘱咐他道:“局势动乱,我不再身边不能时时护着你,别在城中乱跑,要出门也得带侍卫,明白吗?”

  楚风清只觉得他这语气像是和那垂髫之年的小子说话,但是到底还是点了下头。

  姬于烬嘱咐完后道:“外头冷,进去吧。”

  一队人马,那马蹄敲地震天的响。

  姬于烬打马才出城门,心就又回去了,满脑子都是楚风清,恨不得跑回去将人揉怀里,他低骂一声「没出息」,沉着眼打马往前。

  姬于烬走后,第二日楚风清也出门了,与莫管家说只说要去探亲。

  莫管家本是不同意,但是一想主子走之前也没说不能让夫人出远门,再说了,夫人从嫁过来后就没有回过娘家,于情于理似乎都不合,便不再多言。

  楚风清收拾好东西后,没有在府中更换成男装。

  而是等马车行至城中时,他才寻了间成衣店更换成男装。

  云青色的衣裳,楚风清背脊挺拔,一头墨发只着一根玉簪,端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想姬于烬让他出门要带侍卫,他也带了,去江南不算是在城中乱跑,所以也不算是违背和姬于烬的约定。

  等他一身男装从成衣店走出,就已经有小姑娘往他身上扔香囊了,扔香囊是一种示好的手段,楚风清愣了下,以前他出门总能收到许多香囊,太久没有男装了竟有些不适应了。

  但是他的第一反应竟是——若是姬于烬看见这一幕肯定又得捏酸吃醋,指不定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不过有姬于烬在的话应该也没人敢往他身上丢香囊。

  他想着想着我下一刻他唇角微微勾起,扔给他香囊的小姑娘直接看直了眼,然后不负众望身上又多了好几个香囊。

  楚风清歉意地朝几位姑娘点了下头,转身往马车走去,车夫的位置被青鸟取代了,楚风清倒是不怎么吃惊,意料之中,姬于烬什么时候听话过。

  倒是青鸟,可怜见的明明是个冷酷暗卫,平时都冷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但从看见楚风清后表情就裂开了,一双眼瞪得圆溜。

  不是……

  我那么大个夫人呢?!

  作者有话说:

  合起来六千左右,两更还了哈——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2章 

  楚风清和他对视了一眼, 瞧着他那吃惊的表情,轻轻扬了下眉,果然不是谁都像姬于烬接受能力那么强。

  青鸟没有开口问,他便没有回答, 为了给他点时间适应这一点, 只是朝他点了下头便往马车内走去。

  马车车夫走之前有和青鸟说过方向, 所以他也知道楚风清是要往江南那边走, 主子走之前也只是说让他全权听夫人的命令, 所以他也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不过……马车外的青鸟现在陷入了深深的怀疑, 到底是夫人女扮男装了, 还是原本的夫人就是男扮女装, 他的脑子混乱了,导致他现在都还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楚风清,他更想知道的是主子知道这件事吗?

  青鸟打马往前, 他戴了个斗笠,衣裳也换成了粗布的,看着十分朴素, 这一路上路程遥远, 说不定有盗匪横行, 他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他揉了揉脸, 将楚风清的事情抛到脑后。

  马车晃晃荡荡,舟车劳顿,这一路上又大多是荒山野岭没有酒家客栈,饿了只能吃干粮, 夜里就睡在马车上。

  楚风清身子骨有些吃不消, 原本就白的唇这会更是看不到一丝血色, 他给自己倒了杯清茶试图将胃中的不适压下,他撩开帘子往外看去,呼啸的寒风席卷而来,将本就不怎么温暖的空间彻底冷透。

  他搓了下手指,将窗帘放下,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了姬于烬,想起来姬于烬那块琉璃,那场雪是他这辈子看过最暖和的一场雪了,虽然这么说很怪,但事实就是这般。

  因为路途遥远他没舍得将那辆马车拉出来,这会望着这冷冰冰的马车,他莫名觉得有些冷清了,之前和姬于烬一同时,就算两人相对无言也觉想不到「冷清」二字,脑海中不断出现姬于烬那张脸,还有那些不要脸皮的话,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

  突然,楚风清愣住了,薄唇紧抿间表现的是不安和疑惑。

  他……这是在想姬于烬吗?

  ……

  另一边,那狱卒那日出门后就往二皇子府邸跑去,将他所听到的消息全部汇报。

  二皇子坐得笔直,薄唇轻轻勾着,手上端着杯清茶,听到狱卒说道关于楚风清的消息他也并未有多少吃惊,早在楚风清喝酒时就露出了马脚,楚茵茵滴酒不沾,那天之后他就差人去打探了消息,果然探子给他的情报是嫁进姬府的不是楚茵茵是楚风清。

  赵奕郁冷笑了一声,一个男子嫁给一个太监,还真是绝配,也不知道谁压谁,他一想到自己曾对一个男子起了不该起的心思,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难受得紧。

  他不像他好七弟,男子女子都玩得下去,真他妈的恶心。

  他按了下眉心,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狱卒走后没多久,屋外就走进一人,他躲在屏风后将两人的谈话都听了个清楚,闻言轻声问道:“主子,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

  他说着眼睛一狠,手指在脖子上轻轻划过。

  赵奕郁一怔,脑中划过一个女子打扮的清冷人儿,那人仰头饮酒,眉目璀璨如心,他眉头慢慢皱了起来,眉心狠狠一跳,“不用。”

  他抿了口清茶将那丝隐晦给压了下去,“何必脏手,当一回渔翁不好吗?不过我那位好大哥不用多久也会收到消息的。”

  就他这府里都不知道多少太子的眼线,只要他一动,那边准能收到消息。现如今皇上的身子骨肉眼可见得差了下来,想来离那一天也不远了,皇上的子嗣不算多,也就那么六七个。

  其中势力庞大的除了太子就是他,原本还有个七皇子,但现在七皇子算是废了,就只剩他们俩,一旦这个证据被抬出来,太子必定大伤。

  不过太子也不蠢,肯定不会让这些东西见世。

  赵奕郁沉吟片刻,“派点人去保护东西,必要的时候可以先一步将东西取来。”

  “那,人……”

  赵奕郁抬眸轻轻昵了他一眼,那幕僚立刻明白自己多嘴了,冷汗直流,忙讨饶。

  赵奕郁这才道:“人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再说另一边,姬于烬这边事情办得并不顺利,他们一行人原定的路程是往西边去,行至半途才发现被人耍了,本来想早早将事情办完赶着回去的姬于烬,一张脸黑透。

  “督主,刚收到消息,人往江南方向跑了,我们追的人是假的。”

  姬于烬把玩着马鞭,沉着一双眼,“假的?”

  “兵分两路,你带一队继续北上,假的也给我带回来,剩余的人跟我南下。”

  “是。”

  而莫管家派过来传达消息的暗卫,早在皇城外就被杀了,只是众人都不知,一个以为消息传到了,另一个以为城中一切平安。

  楚风清与青鸟两人行了两日,终于到了一个小镇,两人决定在小镇调整一日再继续行路。

  小镇中的客栈只有一间,位置还很是偏僻,问了好些人才寻到这个地方,也不知客栈开在如此偏僻的位置有没有生意。

  不过客栈的小二倒是很热情,马车才到门口,可能是听见了马蹄声,客栈的小二迎了出来,先打量了眼马车又不着痕迹看了眼青鸟的穿着,而后笑脸盈盈道:“两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青鸟皱了下眉,总觉得这小二有点奇怪,但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他沉声道:“住店,两间客房。”

    • 上一页
    • 45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