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杜康传奇 作者:文家三口的刀(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文艺版:
魔教被灭八年后,江湖上再起波澜。
是宫廷秘事还是江湖恩怨?
是报应还是报复?
他,一袭灰衣,一身病痛!
让我们且看这位苍白的病公子如何搅弄风云,游刃有余的在江湖、世家以及宫廷之中游走。
……
 
通俗版:
这是一个以酒为名,却跟酒没多少关系的文。
破案为主,后期略腐。
主要讲了一位落难盟主龟缩多年,终于重出江湖,破案、挂凯子的故事……
男主体弱多病、心思细腻、洞察先机、屡破奇案、吊打白莲花、戳穿绿茶婊、勇斗恶势力……顺便“勾搭勾搭”江湖上的大侠们!
 
攻是暗恋,出场比较晚,站错CP概不负责O(∩_∩)O~!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少康 ┃ 配角:杜月笙,苏琴,萧紫逸,温如玉,解忧,解天愁,兰偃月等等 ┃ 其它:焰月盟
 
 
 
第1章 楔子
  魔教被灭了!
  魔教教主在华山之上被焰月盟盟主杜月笙一箭穿心而死,剩下的余孽被焰月盟一举剿灭!为祸武林多年的魔教终于被灭了!
  华山之战刚刚结束,这个消息便像平地的一声惊雷,轰的一声,在整个江湖炸开了。焰月盟为武林拔出了魔教这颗盘踞多年的毒瘤,人人拍手称快。
  可是,每一个成功的背后都有一段血泪史!
  为了剿灭魔教,焰月盟也付出了及其惨重的代价。抛开双方对垒之时牺牲的众多好汉不提,当日在华山之上,魔教教主虽然被焰月盟盟主杜月笙一剑毙命,可杜月笙也受了一掌,失足跌落悬崖,英年早逝,为人惋惜。
  只可惜胜利的喜悦太过于鼓舞人心,依着报喜不报忧的“老规矩”,在普天同庆的大氵朝流下,那点伤心事就被选择姓的忽略了。只有极少数的人会在热闹散尽之后,夜深人静之时心生一点点感慨。
  没有谁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纵使曾经翻手为云覆手雨的魔教,也终归有被推翻的一日;纵使武功天下第一的杜月笙,也终归有化为黄土的一天;纵然留名青史,为万人传颂,也终究会被时间冲淡。
  新的焰月盟盟主很快被选了上来,在一片叫好声中,日子还是照常继续。
  一年过去了。
  两年过去了。
  三年过去了。
  ……
  八年后……
  清明时节雨纷纷,但如此大雨还是百年难遇。夜,漆黑一片,雨一直下,天空中时而响起几声闷雷,夹杂着闪电,忽明忽暗,给大地增加了一抹诡异的颜色。
  这是个连孤魂野鬼都不会轻易出门的天气,除了心里有鬼的人……
  京城,定国侯府。
  深夜,整个府邸笼罩在一片湿润中。侯府一角的翠庭湖,磅礴的大雨在湖面上溅起一层朦胧的水汽,湖面上的水榭长廊仿佛笼罩在一片烟雾中飘渺不定。
  忽而,长廊下出现了一抹昏黄的灯光,在迷茫的大雨中飘渺不定,就像黑夜里的一点鬼火,那灯光在廊上迅速的移动了一段便消失在黑暗中。
  方筠蘅一边擦拭着落在脸上的雨水,一边匆忙的踏上长廊,完全不顾身后小厮的呼喊。紧赶慢赶,终于在清明节前夜赶到侯府。虽然已经是这个时辰,但并不耽误给外公外婆上一柱清香。自从老定国候去世以后,方筠蘅一直有这个习惯。因此也得了一个“至孝”的美名。
  “沽名钓誉!”想到二表哥解忧讽刺自己时的表情,方筠蘅心里不由得嗤笑。
  雨还在下,前方一片黑暗。不知什么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几声“咯咯咯”的怪声,像是被扼住喉咙的人发出的呐喊,掺杂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中若隐若现。
  方筠蘅木然的停下脚步,茫然的看向周围。
  天空响起几声惊雷,夹杂着闪电,把黑暗的长廊照的通明。借着忽明忽暗的闪电,方筠蘅似乎看见前方几步之外立着一个奇怪的人影。那人整个身体隐没在黑暗中,只露出一张白森森的脸,像是图了一层油墨,格外诡异。
  方筠蘅晃了一下神,那张脸便消失不见了。他揉了揉眼正准备前去细看,忽然听到身后有些动静。
  方筠蘅一惊,连忙回头。原来是身后的小厮追了上来,手里还提着一盏微弱的灯笼。
  小厮把灯笼放在地上,拿起搭在胳膊上的貂绒大氅披在方筠蘅身上,道:“表少爷,天凉,小心些。”小厮的声音让方筠蘅定了定心神,他一把抓起地上的灯笼,照向前方,空空的廊下,什么也没有。
  “表少爷,您在找什么?”小厮奇怪的问。
  “没什么。”方筠蘅松了一口气,把灯笼还给小厮,心里暗叹:难道见鬼了?也是,明天就是清明了。想到这里,方筠蘅也觉得好笑。他揉了揉酸涩的双眼,裹紧身上的大氅,对小厮道:“最近忙着赶路,有些累了。”
  小厮一边小心的提着灯笼给他照明,一边道:“表少爷这几天着实辛苦!都这么晚了,还是早点歇着吧,明天给老侯爷上香也不迟。”
  “都已经走到这儿了,不差这几步。”方筠蘅说着大步往前走去。
  小厮无奈,只得疾步跟上。
  雨很急,豆大的雨滴叮叮当当的打在廊顶的瓦片上,汇成水流沿着廊檐流淌到廊下的湖水中。绕过几个弯儿便到了长廊的尽头。祠堂就在对面,隔着朦胧的雨雾,仿佛隔着一层薄纱。
  小厮撑开伞,方筠蘅一把接过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自己过去就行。”
  小厮恭敬的把手里的灯笼递给方筠蘅,小声道:“表少爷小心些。”
  方筠蘅拿了灯笼小心的护着不被雨打湿,抬头却发现祠堂里亮着昏黄的灯光,那灯光亮了一阵就消失了。方筠蘅愣了一下,再看时,祠堂里已经恢复了黑暗,仿佛刚刚只是错觉。
  方筠蘅不由得惊讶,小声问身边的小厮:“祠堂里还有别人吗?”
  小厮也是一头露水,他抓了抓头,道:“侯爷和三位少爷这会子已经歇下了!再说都这么晚了,还下着雨,会有谁来呀!”
  方筠蘅横了他一眼,小厮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忙腆着脸赔笑道:“当然,像表少爷这样的孝子贤孙总是例外的!”
  方筠蘅冷哼了一声也没有跟他计较,提着灯笼正准备过去,忽然想到刚才在廊上看到的诡异人面,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
  他回头对小厮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去叫府里的护卫过来!”
  小厮终归年纪小,看他表情那么严肃,顿时乱了方寸,慌忙跑了。
  方筠蘅收了伞,熄了灯笼里的烛火,放到廊下,冒着雨一路小跑到祠堂外。祠堂里的灯光再也没有亮起,方筠蘅小心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里面没有任何动静。方筠蘅不由得暗笑自己过于草木皆兵。他摇了摇头正准备推门进去,忽而身后掀起一股强大的劲力,把他推进了祠堂。
  后面有人?方筠蘅没有防备,破门而入,狼狈的滚落到祠堂的地上,摔了个狗啃泥。他连忙用手撑住地面,勉强稳住身形回头看。身后空空如也,只有祠堂的门还在左右摇摆,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人呢?”方筠蘅连忙打量四周,发现满屋狼藉,果品杯盘散落了一地。
  天空又闪了几道闪电,照亮祠堂内供奉的一排排祖先灵位,灵位前的供桌上,赫然盘膝坐着一个人。此人身着寿衣,披头散发,半边脸惨白,而另外半边脸却隐没在黑暗中,一只眼睛直直的瞪着方筠蘅,仿佛是一个无底的黑洞。
  耳边又响起了“咯咯咯”的怪叫,方筠蘅脑子里闪出一个念想:不会真的撞鬼了吧!
  几声闷雷响起,仿佛雷霆的怒吼,几乎震慑到人的灵魂深处。随之而来的一道闪电照亮了屋内惨白的脸。雨,还在下,仿佛愤怒的天神要洗刷尽人间的一切尘污,包括浓浓的血的味道……
  卷一   玄天剑之谜
 
 
第2章 第一章 翠屏镇
  翠屏镇是个很不起眼的地方。镇小人少,没有名胜古迹,所以也就没有文人骚客驻足凭吊;没有达官贵人,所以也就没有寒门学子衣锦还乡。没有特产,没有小吃。总之,所有繁华城镇应该有的东西,这里通通都没有。
  也不能怪这里冷清,翠屏镇背靠着翠屏山,延绵几十里有多长,谁也没有数过;前面是绵绵弥子江,一江东流,从山的这头过来,绕到山的那头过去,正好成一个半圆的弧形,把翠屏镇围困在山和水之间。虽然每天都有渡船往来于江边两岸,但是谁又会闲着没事,跑到这么个平淡无奇的地方来呢!就这么个被无视的地方,即使哪天消失了,也不会有人看见。
  但翠屏镇的老百姓并不承认自己是被无视的。想你们外面那些尘世中的凡夫俗子,怎么能跟我们这些遁迹于山水间的隐士高人相提并论呢?虽然地里的庄家长得不够茁壮,但我们也很富足!翠屏山上有足够的野味和药材;弥子江里有丰富的鱼虾和藻类。生活无忧无虑,潇洒自在。所以,翠屏镇的老百姓一向生活的很安逸,同时也很无聊。
  王小二和全天下所有的店小二一样,只是个普通客店的伙计,但王小二是翠屏镇唯一一家客店的伙计。翠屏镇并不是与世隔绝,每日都有一趟往来于对岸的船,供镇里人去外面换一些需要的东西。虽然机会不多,难免还是有相互看对眼的年轻小伙和妙龄少女。
  为了照顾那些婚丧嫁娶、省亲归宁的俗事,族长专门开了这家君悦来客店,管吃管住。大厨王师傅做得了山珍,烹的了海味,冲着这门手艺,当地人都过来捧场吃饭。虽然平时住店的人很少,客店的生意倒也不算冷清。
  这天,风和日丽,春光无限好。王小二懒洋洋的打开店门,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无聊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王小二一边兴致缺缺的整理着店里的琐碎,一边苦思冥想。
  豆腐李三和他老婆为了二钱银子吵架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早就过了谈论的新鲜劲。昨天老周在店里把面条吃进鼻孔里这事儿又太小,最多大笑两声过了,当不起什么谈资。一连十几天没有什么新鲜八卦,身为翠屏镇的头号八公,王小二未免觉得英雄气短。
  一天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去了。太阳偏西的时候,王小二无所事事的倚着门框打盹。不知过了多久,小巷里渐渐响起了啼嗒啼嗒的马蹄声。王小二不由得精神一震,忙抬头去看,几个年轻人正骑着马朝自己方向奔来,王小二连忙摆出自己的招牌微笑迎了上去。
  来人是三位俊俏公子和一个漂亮姑娘,四个年轻人动作利落的翻身下马,目光谨慎的打量着周围。王小二一边热心的招呼店里的其他伙计帮忙把马牵去后面喂草,一边笑容可掬的把贵客迎进门。
  四人绝对是俊男美女,站在一起格外抢眼。
  三个男子之中,数一位紫衣公子长得最俊。他腰间别着一把佩剑,剑眉星目,目光沉炽,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之意,活像一块捂不热的万年寒冰。
  紫衣公子旁边是一位着蓝衫的公子,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估计是个读书人。
  跟在最后面的是一位穿青衣的公子,生了一张讨喜的娃娃脸,一双美目滴溜溜的转来转去,显得十分精气。他手里还拿着把奇怪的铁扇子,通体乌黑发亮。下面却挂着一个粉色的香囊,上面绣着一朵兰花,和乌黑的扇子十分不相衬。
  四人中唯一的姑娘年纪应该最小,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她身着鹅黄色长裙,衬得肤色白里透红,一双大眼睛活灵活现,特别招人喜爱。
  四人穿着不俗,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些与众不同,就算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绝对出自富贵人家。王小二直接越过楼下的大堂,殷勤的把人领上二楼,迎进店里唯一的雅间。
  “几位客官眼生的很,是外地来的吧,来我们这儿探亲吗?是住店呢?还是打尖呀?”王小二一边狗腿的把客人落座的桌子重新擦了一遍,倒上新茶,一边小心地探听。
    • 上一页
    • 78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