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猎证法医4悬案密码 作者:云起南山(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忠心耿耿行动派年下大金毛攻VS看起来没什么脾气实则心里住着只小老虎受】

  一篇来自死亡现场的日记,牵扯出一桩多年前的悬案。

  作为悬案组的负责人,林冬义不容辞的担起调查案件的职责。他日日凝视深渊,同时也被深渊所凝视,然而多年来从没有一个案件的真相,令他感到如此的深不可测。幸而曾经独来独往的他不再形单影只,那个金毛犬般温暖的大男孩唐喆学,是他的爱人更是最默契的搭档。

  夫夫携手带领组员侦破尘封已久的悬案:失踪、谋杀、强/女干、无名尸骨……每一个案件的背后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每一次拨开迷雾都意味着受害者的沉冤得以昭雪,每一名犯罪嫌疑人都有着令人深思的过往……

  猎证系列悬案组第二弹,龙阳市局日常逗逼,众人齐心破解扑朔迷离的案件

  刑侦单元剧,一卷一个案子

  本系列每一部均可独立阅读,其中一三为一对儿主角,二四为一对儿~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冬,唐喆学 ┃ 配角:罗家楠,祈铭,杜海威,高仁,岳林,欧健,吕袁桥,苗红 ┃ 其它:暂无

  一句话简介:兢兢业业破案,忙里偷闲搅基

  立意: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第1卷 第一卷向日葵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示,请勿吃饭时阅读~

  悬案组正式回归!看过的感谢继续支持!没看过的可以当一本全新独立的小说来阅读也没问题!看完记得回帖哦,首发章节有红包掉落~

  求收求包养~

  *

 

 

第一章 

  电梯门开,等待着的人们一股脑涌了进去。拎着菜的推着孩子的,瞬间把电梯挤得满满当当,看那阵仗,恨不能多塞一根黄瓜都会超载报警。

  唐喆学一米八七的大高个,骨架宽阔,裹满蛋白质催起来的肌肉,年年警员体能测试名列前茅,楞被三位刚在早市上和小贩激烈讨价还价完、肾上腺素浓度远超标准值的大妈挤到了最角落的位置。隔着好几个烫的毛卷卷的脑瓜顶,他的视线无奈飘向把着门边的搭档林冬,皱眉苦笑。回给他一个同样无奈的眼神,林冬勉强抽出被挤得几乎无法动弹的胳膊,按下二十七楼的按钮。

  电梯门缓缓关闭,就听身后那位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小声请求道:“麻烦帮我按一下十六楼。”

  林冬闻声照办,出于礼貌,回头与对方点头致意。年轻妈妈冲他感激一笑,在看到他的正脸时,眼里划过一抹惊讶——这人看着岁数不老啊,额前居然会有那么明显的一绺白发。染的?不像。

  早已习惯了这种好奇心强烈的视线,林冬并不在意。华发早生,皆因当年一夜间失去七位战友的打击所致,虽心结已了,但那场惨烈事故造成的噩梦依旧会伴随终生。持续多年的睡眠障碍,让那原本俊朗的面庞上永远挂着淡淡的黑眼圈,不过这一点点的瑕疵也能恰到好处的被眼镜边框遮住。

  电梯停了六次,跑赢通胀的菜价和哇哇大哭的孩子终于都下去了。唐喆学挪到林冬身后,幽幽呼出口长气,忍不住感慨:“这也就是证人家在二十七层,要十七层,有等电梯这功夫我自己就爬上去了。”

  “爬楼梯磨损膝关节,你得注意保养了。”林冬轻巧回道,同时不动声色的瞄了眼唐某人那副把T恤撑得仿佛买小了一号、据说有D罩杯的胸肌——根据无数次的实际触摸体验,他必须承认,这小子确实有吹牛逼的实力。

  反正旁边没人了,唐喆学稍稍弓下背,贴着林冬的耳侧低声调侃对方:“我身体多好你心里没数么?”

  林冬没接话,反手往脑后一指。唐喆学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随即冲监控摄头摆出张迷人的笑脸。早几年他还在机场派出所工作的时候,没少被航空公司的HR惦记,到现在私人邮箱里还能收到猎头的邮件。感念他们那位女所长的高标准审美,招来的民警换身制服就能干空少。

  当然现在谁也挖不走他了,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他已经下定决心,将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为受害者沉冤昭雪的工作中去。作为市局刑侦处悬案组的二把手,他有些过于年轻了,曾有领导质疑过,以他的资历和经验是否能担此重任。事实证明领导们多虑了,悬案组正式挂牌的一年多来,在组长林冬和他的带领下,仅仅六个人手配置的部门已经解决了十五起悬案,差不多一个月一起,并找到了五位失踪多年的受害者的遗体。这些悬案有的跨度将近三十年,甚至有一些都不在法定的追溯时效内了,但林冬的要求是,无论嫌疑人是否能够成功被起诉,也必须让受害者及其家属得到应有的答案。

  今天来走访的是一位失踪者的妻子。失踪者名叫朱彬,并未被列在悬案之中,而是重案组正在调查的一宗凶杀案里,和死者有过经济来往的合伙人之一。家属当年报案后又销案了,据朱彬的妹妹声称,哥哥其实是和一个女人私奔了,还带走了一笔高达两百多万的货款,是嫂子不愿意接受事实才报的案。

  像他们这样所在的人口近千万的城市,各辖区一年接报的失踪少说也得有三位数,真正能立案的少之又少。成年人的失踪大多与感情、经济纠纷有关,说到底那不是真正的失踪,而是抛家舍业的跑了。重案组和悬案组的案件时有交叉,林冬在看过重案组调查的案件卷宗后,主动提出接下朱彬这条线。

  他认为,当年朱彬没有失踪,而是被杀害了。理由是朱彬的妻子报警说朱彬失踪后,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并未发现其有任何主动销声匿迹的理由——事业如日中天,家庭和睦,至于他妹妹说的和女人私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谁也不知道,连个影儿都没有。且在朱彬失踪后不久,妹妹和妹夫就接手了他的公司,将嫂子告上法庭,最终取得了公司的绝大部分股权,又花了很少的现金将嫂子手中剩余的股权全部收入囊中。

  就在朱彬失踪前的一个礼拜,他还因妹夫挪用公款而在公司里当众严厉的批评了对方,双方闹的十分不愉快。林冬继续追查下去发现,朱彬失踪后的第二天,妹夫常金轩名下的一辆宝马轿车也报了被盗,还拿了保险公司三十多万的盗抢险赔偿金。

  已经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大街上的摄头屈指可数,更没有天网系统,许多证人的说法无法证实真伪。朱彬的失踪和常金轩的宝马车被盗,根本没有被联系到一起。根据林冬的推测,常金轩的车不是被盗了,而是和朱彬一起消失在了城市的某个角落里。

  唐喆学是觉着,破这种案子才叫破案,才带劲。要不现在一有案子就“调监控!调监控!”,恨不能看个监控就能破案了,着实少了几分动脑推理的乐趣。可这话说给谁听,谁都一脸愤然地怒斥他“你少显摆!嫌发量多分我点儿啊!”,尤其是痕检和网络技术那几个脑门上闪着智慧光芒的主。

  “叮”的一声,电梯终于到二十七层了,门一开,楼道里的热风扑面而来。马上要入伏了,电梯里的空调虽然不给力,可依然比外面舒服多了。唐喆学堪堪跨出电梯,顿觉露在衣服外面的干爽皮肤被油腻粘稠的热空气所包裹。

  走在前面的林冬忽然顿住脚步,抽吸了一口味道怪异的热气,皱眉问:“二吉,你闻到什么味道了没?”

  “是有点儿……臭?”

  一听林冬喊自己外号,唐喆学无奈皱眉。打从两年前认识没多久开始,林冬就跟着他在警校的学长、重案组头号刺儿头兼副队长罗家楠喊他的外号“唐二吉”了。说是听着亲切,可对他这个悬案组二把手来说,着实不利于立官威。

  又抽了两下鼻息,林冬侧头望向楼道尽头、门口堆满纸箱塑料袋等杂物的一家住户,凝思片刻迈步朝那里走去。

  唐喆学跟后面喊他:“组长,朱彬家在那头,2701。”

  没理会他,林冬径直走到2709号房门前站定,抬手敲了敲防盗门。等了一会没人应,他随即蹲下身,弓背靠近门框下面仔细闻了闻,顿时眉头紧拧——

  是尸臭。

  —

  向物业工作人员出示过警官证,林冬退开半步,静待开锁工人打开门锁。

  等待期间就听物业的经理跟那念叨:“哎呀这家人我们说了好多次了,别把废品堆在楼道上,可死活不听,这不,欠缴半年的物业费了,每次来催收家里都没人。”

  “半年?一直联系不上业主?”

  唐喆学闻言错愕瞪眼。刚林冬叫他过来闻味道,他也凭经验闻出是尸臭了。好家伙,这要半年都没动静……根据过往跟重案组一起出腐尸现场的经验,他感觉自己接下来三天的饭钱可以省了。

  “咔”的一声,门开了。更加浓郁的臭味顺着流通的空气汹涌而出,以至于在场的全都下意识的抬手捂住了鼻子。百分之百是尸臭,林冬和唐喆学各自捂着口鼻皱眉对视一眼。等门彻底打开,呈现在眼前的屋内景观让所有人的眉毛高低错了位——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简直就是个垃圾站!视线所及之处堆放着成山的废品:纸箱、报纸、杂志、书籍、饮料瓶饮料罐、杂色布料、衣服、废旧金属、家具、泡沫塑料块、还有许许多多无法辨认的物品。连门口都被堵住了,想进去,得爬。

  “……我的妈呀……”物业经理眼都直了,表情僵硬,一时间顾不上臭不臭的了,嘴巴惊愕大张,“这这这……这怎么搞成这样?人还能住么这个!”

  “囤积癖。”偏头闪过只拇指盖大的绿豆蝇,林冬命令道:“你去联系业主或者紧急联系人,叫保安过来保护好现场,我怀疑这里面有尸体。”

  “尸……尸体?”

  虽然这么个室内垃圾场里有什么玩意都不奇怪,但“尸体”二字显然过于震撼,物业经理干咽了口唾沫,缓了好一会才去打电话。

  然而怀疑归怀疑,总得找到尸体证实猜测才能喊技术过来勘验现场。唐喆学打兜里拽出副手套,分给林冬一只,稍稍扒开堵在门口那半人多高的杂物堆,抬腿弓身钻进屋内。地板上堆满了东西,一脚踩下去还不一定是实的,唐喆学从大门口到卧室这短短十来米的距离,踩空了三次。若非反射神经敏锐,准保摔一狗吃屎。

  卧室门关的严严实实的,他用力推了一下,没推开,想来是里面堆着的东西倒了给卧室门堵住了。这时林冬也深一脚浅一脚的跟了过来,和他一起用肩膀顶门,使了半天劲儿,终于给门顶开了一条缝。

  门一开,“嗡”的,飞出来好几只指甲盖大小的绿豆蝇,臭味更加浓郁。林冬透过门缝往里看了一眼,眉头霎时拧起,随即回手敲了把唐喆学的肩膀:“赶紧叫人过来,这屋里死人了。”

  一边摸手机一边往屋里探头,唐喆学眼瞅着一团白花花的蛆“啪嗒”自床边掉落。

  胃里一滚——得,省饭钱了。

  TBC

 

 

第二章 

  突发的死亡案件不在悬案组的职责范围内,尽到通知义务,林冬和唐喆学等分局派出所的人到场接手后,按照原计划去了朱彬的家中拜访其妻子严娟。

  严娟年近六十,保养得还不错,身形富态,脸上没什么皱纹。刚外面人来人往闹哄哄的,她听见动静开门看了一眼,发现走廊上全是人还有穿警服的,不觉有些错愕。林冬没跟她说发现了尸体,反正一会负责调查的警官会来询问,得先让严娟平心静气的把重点放在朱彬的案子上。

  “哎,都说他和小三儿跑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提起朱彬,严娟并未流露出多少伤感,似乎是完全接受了事实。

  林冬问:“你最后一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又是什么时候发现联系不上他的。”

  “周二早晨,他说晚上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下班之前给我发了条短信,说临时出差,到周四还没消息,电话也打不通,我就去派出所报警了。”严娟说着顿了顿,好奇道:“这些记录派出所没有么?”

  唐喆学语气温和的回答她:“有,但是我们查案的时候,习惯重新梳理证词。”

  点点头,严娟又问:“那你们为什么要重新调查啊?失踪案不是已经撤销了么?”

  “是另外一起案子,排查社会关系时发现死者和您丈夫有金钱上的往来,但您丈夫已经失踪多年,只好来问您了。”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林冬不会向家属透露自己的推测,尽管他的直觉灵验的令人侧目。

    • 上一页
    • 77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