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柠檬茄子(中)

Ctrl+D 收藏本站

 

第96章 守夜

  ===================

  96

  浅灵原本以为这就够过分的了,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头,接下来他听到了稀碎暧昧的声音。

  急得他在原地转圈圈。

  浅灵都快脸红到滴血了,可无论他怎么试图从梦里醒来,呼唤系统663,都是无济于事。

  “砰砰砰——”

  一阵张狂又嚣张的敲门声从遥远不真切地传来,顷刻间砸碎了梦魇。

  浅灵猛地睁开眼睛。

  他看着熟悉的红木床栏愣了好几秒,整个人出了一身汗,浓黑的长发贴着脸颊,漂亮的眸子里也都是水汽,脸色异常的红润。

  这时,那道敲门声再度响起来。

  浅灵才终于确认,自己脱离了梦境。

  他强打精神下床去开门。

  游衡原本在门外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听到开门的声音,正想要劈头盖脸地把这个迟钝的家伙骂一顿。

  “有、有事吗?”

  浅灵小心翼翼地从门后探出小半个头,声音带着刚睡醒时的沙哑,悄无声息地在游衡的心上敲了下。

  游衡垂眸,视线落在他的脸上。

  他看起来睡得并不怎么好,鼻尖上都是细细渗出的汗珠,眼角的红痕比白天见到的更加的明显。

  他话头一转,“你该不是在房间里面偷偷哭吧?”

  浅灵微愣,“什么?”

  他刚才从梦魇中清醒过来,此刻整个人的灵魂都在飘。

  游衡却直接曲解为他的心虚。

  一整天都躲在房间里,哭累了才无意识地睡过去,为的就是他那个天赋绝佳又天生体弱的哥哥。

  “你就这么喜欢我哥,你们才见过一次吧,他到底有什么好的?这么吸引你。”

  浅灵有些茫然。

  他正在思考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时,游衡却将注意力放在了浅灵挡着门的姿势上,心底很是不悦。

  “这么防备我?害怕我对你做点什么事?”

  浅灵啊了声,“没有……”

  游衡将手放到门上,收敛力度地往里推,“既然没有,那让我进去说。”

  浅灵连忙抵住门。

  “不行!”

  游衡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浅灵抗拒的动作感到无比的烦躁,他冷冷道:“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别忘了,我哥死了之后,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归我。”

  他顿了顿,“包括你。”

  浅灵愣了几秒。

  在这个间歇的时间,游衡侧着身子从门缝挤了进来,皱着鼻子,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

  房间里有股味道。

  他回过头,正想询问浅灵都在房间里弄了什么,但那些话全部都卡在了喉咙里,只顾着看眼前的风景了。

  浅灵身上的吊带睡衣卷着蕾丝边,布料少下摆短,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正经穿来睡觉的。

  但穿在他的身上,纤瘦单薄的骨架和圆润的肩线和姓感的蕾丝碰撞,中和了衣服的媚俗,添加了几分独特的味道。

  浅灵尴尬地扯了扯危险长度的衣摆,解释道:“我刚起床,怕你等久了,就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

  游衡往前走了一步。

  “你在房间都这么穿的?”

  浅灵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个,难道他在房间里想穿什么,这个也要经过他的许可吗?

  他小声反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打算穿给我哥看的吧,”游衡的声音很哑,似乎并不高兴,“昨天晚上你也是穿着这件衣服,那我哥什么反应,他碰过你没有?”

  “咳咳%2C”

  浅灵不由地想到刚才做的梦,脸颊刚消退下去的热意重新涌回来,他脸皮薄,脸红的时候特别明显。

  落在游衡的眼中就成了另一种意思。

  他真是傻——逼了才会问这种问题。

  要是浅灵真的有机会,才是恨不得立刻成为游瑄的人吧。

  游衡的脸彻底臭了下来。

  “我是来通知你,今天晚上去灵堂守夜,从十二点一直到第二天有人来,你才可以走。”

  “守夜?”浅灵顿了顿,“你的意思是,我一个人去吗?”

  “怎么?你不是很喜欢我哥,给你增加点独处的机会还不乐意了。”游衡哼了声,“说不定看你可怜,兴许我哥半夜回来再看你一眼。”

  ——男人,你很拽吗?

  ——弟弟千里送老婆,太孝了。

  ——敢这么说话,你老婆没了!

  ——弟弟怕是还不知道老婆白天在灵堂就和他哥搞在一块了吧,再酸下去,连渣都不剩了。

  ……

  浅灵被他说的脸色煞白。

  却正中游衡的下怀,他就是要让浅灵清楚,现在游瑄和他阴阳两隔,他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故事。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做,他自己也搞不明白。

  只是一想到浅灵痴痴地想着些没可能的故事,他心里就烦闷的想要爆——炸。

  甚至是生出了一种隐晦的念头。

  既然他哥不在了,把人抢过来也不过分吧。

  ————————

  入夜之后更深露重。

  浅灵披着外套,独自走在青石板铺设的小道上,往灵堂的方向慢腾腾地走。

  一路上树影婆娑,浅灵害怕得不行。

  他只能和系统663时不时的说话,来转移注意力。

  令他很困惑的是白日里的那个梦。

  游瑄是怎么堂而皇之的进到他的梦里的?而且还和他在梦里,做着一些暧昧至极的行为。

  系统663查阅资料后,淡淡道:【梦魇俗称鬼压床,医学上又叫睡眠瘫痪症,引起的原因可能是压力过大或者睡姿不正确等。】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里,浅灵是接受这种说法的。

  但是在这个副本中,很明显就藏着灵异元素,不能套用正常的逻辑。

  思忖间,浅灵已经走到了灵堂前。

  白天里这雾气弥漫的烟雾和呜呜咽咽的哭丧声截然不同,夜色下的灵堂黢黑,像张着一张血盆大口,要将人沉默地吞吃进去。

  浅灵鼓起所有的勇气踏进去。

  里面的温度比外面还凉,他搬了张小凳子,抱着腿坐在角落里。

  一有点风吹草动,浅灵就探出头。

  可除了一轮昏暗的残月作陪外,灵堂里只有幽幽的烛火在跳动。

  浅灵下午睡得本就不踏实,神经一直保持着紧绷,到了下半夜开始眼皮不听使唤,挣扎着靠在墙壁,无意识地睡着了。

  这时,一阵寒凉的穿堂风过,灵堂内的烛火悄然熄灭。

  【作者有话说:明天休息一天】

 

 

第97章 结契

  ==================

  97

  浅灵整个人陷入浓墨一般的黑暗,仿佛有什么冰凉、寒意森森的东西顺着他的脚踝,拉扯着他滑向黑暗的深渊。

  那股寒意顺着脚踝,攀爬上他的手腕以及最脆弱的脖子,力量一点点的收紧,表面似乎还覆盖着什么粘液,带着淡淡的腥气,收紧时,液体随着重力往下粘稠的流淌。

  阴诡、寒凉,毫无生机。

  或者是生存的本能,让浅灵在这种情况下开始挣扎。

  只是拉扯着他的神秘力量却没有打算就此收手,它们开始往更深的地方探去。

  浅灵的那点力度根本无济于事。

  他想要叫出声音,可是于死寂一般的黑暗里,他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耳边全是绞着他手发出的黏腻声。

  明明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却马不停蹄地又上了第二次。

  浅灵自己都觉得丢人。

  可很快他就连这个都没有精力去注意了,因为连光都透不进来的密闭黑暗中——起风了。

  那股寒凉的风仿佛化作了一只无形的大手,从背后将浅灵抱在怀里,凉意同时也从衣摆的下方钻了进去。

  浅灵穿的是旗袍。

  他反射姓的像并拢膝盖,但脚踝上的另一股力道却不允许他这么做,甚至扯着他雪白纤瘦的脚踝,往完全相反的方向拉扯。

  浅灵一瞬间慌乱了。

  讲道理寒风是不应该有什么区别的,浅灵却很敏锐,他知道这和他白日里在上香时遇到的是同一个‘人’。

  凉意攀着小腿往上。

  浅灵被冷得浑身战栗,眼睫上也沾染了不少水汽。

  他在这个副本里的定位是‘冲喜新娘’,而他女装的事不仅瞒着游家,就连游瑄本人恐怕也不知道。

  浅灵虽然不清楚游瑄真正的死因。

  但看他可以连续几次纠缠上来,就足够说明即使是化成鬼了,他有一定的实力。

  如果现在被游瑄发现他是男的,要是他一个恼羞成怒了,轻轻松松就可以直接把他干死在这个姑且称之为梦境的地方。

  浅灵前面在进游戏前言辞凿凿地拒绝过路子煜的帮助,结果进来副本没多久,就失败弹回中间站,那也太丢人了。

  在那股凉意攀上大——腿内——侧时,浅灵红着脸,窘迫地喊出声,“游瑄,是你吗?”

  浅灵听到自己的声音时,也愣了愣。

  他原以为是喊不出来的。

  那股凉意在听到他的声音后,停滞了几秒没有继续向上,连同手脚上的桎梏都松懈了不少。

  这,算是一种沉默的默认?

  但浅灵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多久,那股凉意重新蠢蠢欲动起来,一寸寸贴着皮肤往上,犹如爬行动物冰冷的鳞片,没有一丝正常人的体温。

  浅灵连忙将膝盖并拢。

  他的声线又颤又软,眼眶里的水珠泫然欲泣,像是央求一般地喊着,“先生,你是在怪罪我吗?”

  那股凉意又是微微停滞。

  但这次并不同于上次,而是贴着浅灵腿上的皮肤,像是把玩宝物般的细细揉捻,缠在脖子上的力道也卸了去,似乎是在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浅灵张张嘴,声带在刚才的挤压下干涩的发疼。

  一个人面对未知的怪物,胸中酝酿的委屈并不会在暂时脱险后得到缓解,而是连同身体的不适,铺天盖地地朝浅灵涌来。

  说出来的话也是软糯中包着沙哑,还有压制着却依然十分明显的颤音,“我作为先生的妻子,是何等的荣幸,在先生离世后,我多想不顾一切也跟着去了。”

  如果此刻不是处于这种完全黑暗的环境,一定能看到那晶莹的泪珠滚落至雪白的脸颊,眼角和耳根都一同红起来的样子。

  游瑄是鬼,他能看到吗?

  浅灵并不清楚,但他很清楚对方是能听懂他在讲什么。

  “但在随先生去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帮先生把罪魁祸首找出来,”他掺着哭腔,哭到声音都是一顿一顿的,“这样我才能安心去见先生。”

  没有人接话。

  安静的空间里,只有浅灵无助的啜——泣声。

  就在浅灵感到失落时,手脚上的束缚解开了。

  浅灵整个人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正要他要无力滑倒,下一秒却被无形的力量托起。

  虽然依旧是冰凉,却没有了那股压迫感十足的森森恶意。

  浅灵的脸颊上忽然一凉,像是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拭去了他脸颊上的泪珠。

  随后,他的颈侧一疼。

  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烙了一下,硬币大小的整块皮肤都跟着像火一样燃烧起来,似乎连骨髓也跟着被灼烧。

  他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和哭声,脸颊已经完全被泪水给打湿了。

  那股凉意孜孜不倦地捧着他的脸颊,替他擦眼泪,动作也越来越柔和,生怕碰疼他。

  浅灵不理解。

  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浅灵。”

  “浅灵。”

  突然有一道声音突破了黑暗,周围的宇宙瞬间坍缩,他终于可以动了,脚踏实地的感觉重新变得清晰,浅灵的脑袋却还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

    • 上一页
    • 81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