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作者:柠檬茄子(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207章 便宜皇帝

  =======================

  207

  自从那位大将军走了之后,这整个光明殿上便少了能正面批判浅灵的人。

  一群朝臣都被浅灵刚才那番***作给吓到了。

  那可是贺兰大将军,祖上几代人都是朝中重臣,手下伏兵百万,真正算起来。

  若是他有异心,要绊倒浅灵这个混账皇帝简直是轻而易举。

  即便是如此,浅灵也敢说罚就罚。

  要不怎么说他是个木头美人皇帝呢?

  浅灵听着底下的一群半老大臣讲着国家大事,眼皮却忍不住的困倦。

  他起先还可以勉强保持着端坐的姿势。

  但那群人说起话来又臭又长,比起他在课堂上遇到的老师不遑多让。

  浅灵忍不住撑着龙椅的把手,睡了过去,梦里都是念经的声音。

  直到耳边传来另一道尖细的声音。

  “陛下,陛下。”

  浅灵睁开眼睛,看见一张白得骇人的脸面,被刘喜吓得往后一倒,“你凑这么近做什么?”

  刘喜谄媚一笑。

  “陛下,各位大臣已经汇报完了。”

  浅灵这才揉了一把眼睛,困倦地瞥了眼殿下站着的人群,“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人群沉默了一会儿。

  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站了出来,他什么话都还没说,就躬身跪了下来。

  其他大臣虽然动容,但没有发出惊呼。

  显然这是他们提前商量好的。

  而浅灵当然没有看出来,而是被吓了一跳,这里的人怎么都是说跪就跪的啊。

  这样弄的他很像个昏君。

  浅灵连忙道:“你这是为何%3F”

  “陛下,卑臣实在是无能,不能依先帝所托辅佐皇上治理江山,如今时局混乱,卑臣身为丞相难辞其咎,请陛下责罚。”

  明明是自己昏庸,浅灵实在是没脸还去责备不相干的人。

  浅灵道:“你起来吧,我不会罚你的。”

  那老臣却不依不饶,依旧垂着脑袋,“陛下不责罚,臣便一跪不起。”

  他说完,朝上其他大臣也跟着跪了下去。

  “陛下不责罚,臣便一跪不起。”

  到了这个地步,浅灵怎么可能还看不出来这帮人早就串通好了,气得脸都红了,骂道:“你们不是要罚吗?统统拉下去斩了,一群狗奴才!”

  “陛下息怒,”站在旁边的太监刘喜连忙劝慰道:“各位大臣一片赤忱忠心,实在是情有可原。”

  浅灵重重哼了一声。

  “他们自找的。”

  刘喜又朝底下那群人道:“各位快起来吧,陛下还要靠各位辅佐。蒋丞相,您先表个态吧。”

  领头的蒋丞相道:“若陛下不听取老臣的意见,今日便是死在这光明殿上,也无愧先帝在天之灵。”

  这是以死相逼的死谏。

  要玩这么大吗?

  刘喜伏在他的耳边小声道:“陛下,要是真的闹出人命了,恐怕天下人会议论纷纷,会有点麻烦。”

  以他的姓格最讨厌惹上麻烦。

  浅灵不情不愿对地上的老臣道:“那你说说,怎么样才能起来?”

  “陛下应该以社稷为重,重用贤臣,重人才兴科举,而非沉迷于声色玩乐。”老臣字字诚恳地劝慰,“得人心者得天下,望陛下纳谏。老臣就算死也无憾了。”

  话里话外都是让他笼络人才。

  “知道了,朕会考虑的,你总可以起来了吧。”

  浅灵不耐烦地敷衍。

  那老臣一眼就看出了浅灵的心思,又道:“今日在殿上,您与贺兰将军互生嫌隙,会招致有心人大做文章,望陛下先从这处入手,做个表率。”

  这会儿非但没放过他,还给出了具体的任务。

  但浅灵刚为难过贺兰钧,怎么可能主动低头,找人和好?

  “不行。除这个之外,其他的都可以考虑。”

  那老臣道:“陛下,贺兰大人为社稷做出了诸多的贡献,若您这番对待他,不仅于您无益,还会寒了天下人才的心!”

  “请陛下三思!”

  浅灵被他们文绉绉的话吵得头疼,怎么就当个皇帝还有这么多的事。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真是烦死人了!

  这个便宜皇帝谁爱当谁当!

  刘喜适时小声道:“陛下,君臣有别。您若是召贺兰钧来,他定然不敢不来,到时您只需要命令他便可。”

  这话听得浅灵终于好受了些,“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刘喜一笑,“是,陛下。”

  ——————————

  京城一处内宅。

  “贺兰大人,听说今日那小皇帝罚了您?”

  坐在下方左边的是一名副将,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上司的表情。

  要是换成普通人,这二十大板下去,怎么的也得休息个十天半个月,但他家将军看起来云淡风轻,只是唇色略微偏淡。

  不愧是他家将军!

  贺兰钧轻抿了一口茶水,道:“这次回京休整,在没接到指令前,大家都先回家安顿。”

  “大人,虽然这次击退了反贼除了外患,但内患还需要多加警惕啊,”另一名军师样的文官道:“要不是这小皇帝太荒唐了,也不会导致人人都想造反。”

  “依我看,干脆打下京城,让贺兰大人坐这个位置,我看更加合适!”

  “是啊,各位兄弟随您出生入死,历劫无数,那狗皇帝算个屁,您才是真正应该坐那个位置的人,就算是天下人也只会赞一声好。”

  几人说着,附和声不断。

  贺兰钧放下茶杯,一瞬间杂乱的议论声瞬间熄灭。

  他轻轻抬眼扫过在场的人。

  “你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军师,意图造反,依照律例应处什么?”

  军师道:“谋反大逆,其罪当诛。连坐十六岁以上的父、子、孙、兄弟及伯叔,一并处以死刑。”

  这可是重罪!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绷,如同绷紧的弓箭。

  贺兰钧淡淡看向在场的人,手指在桌案上一下一下地轻点,每一下都敲在在场人的心头。

  “如此,你们还敢造反?”

  他的声音寡淡,却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左边的那位副将坐不住了,一拱手单膝跪在地上。

  “贺兰大人,要不是您的一手提拔,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我。要是大人有意,卑职愿以命相助大人成就千秋大业。”

  其他几人见到这个场景,也纷纷跪了下来,齐声道:“卑职愿以命相助大人成就千秋大业。”

  贺兰钧没有出声,而是端起桌案上的茶,轻轻摸索着光滑温热的茶盏。

  即使是褪去了一身戎甲,他身上依旧有种杀伐果断的迫人气场,仿佛摸得不是茶盏,而是随时能取人姓命的长剑。

  足足等了一刻钟,跪在地上的人终于听见一声。

  “都起来吧。”

  “是。”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贺兰钧道:“今日之事,不可往外传。”

  几人交流了下眼神,均道:“卑职明白。”

  等到走出了贺兰将军府,那名身材健壮的副将道:“唉,也不知道将军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大好的机会,要是我,一早就起兵了。你说呢?”

  他一旁同样身材健壮的武将一脸走神。

  副将不满地推了他一把,“诶,你今天怎么回事,感觉你不太正常。该不是哪里派过来的卧底吧?”

  那名被叫住的武将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和浅灵打赌的玩家,吴浩。

  他连忙找回状态,嘿嘿一笑。

  “兄弟开玩笑吧,我可是一心为了将军,”吴浩顿了顿。“不过这要起兵,这武器和军粮该怎么解决?”

  “这还不好办。”那名副将压低声音,“倒斗啊,也就是盗墓,那里面的宝贝可多了,尤其是那些王孙贵胄的墓,啧啧,盗上一两个,还需要愁什么?”

  吴浩附和道:“你说的是,是我太没见识了。还望您多提拔提拔。”

  他通关所需要的蝉玉就是在当朝先帝的墓中。

  也就是只要他跟着这支军队,只要他们起兵,自己就有机会进入墓中。

  只是不知道那名漂亮的花瓶玩家,此刻正在什么位置。

  ————————

  而此刻正在吃午膳的浅灵狠狠打了个喷嚏,一旁的小厮见了怕被责罚,赶紧把炭火烧得更旺了些。

  室内暖烘烘的。

  面前的菜式琳琅满目,萝卜都雕出了花,看起来就超级好吃。

  浅灵馋的不行。

  早在以前他就吃过现代的仿制御膳,但怎么的都没有正版来得绝,光是味道就让人食指大动。

  等到下人布完菜,浅灵就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整个人开心地几乎要冒起幸福的泡泡。

  系统663正想开口提醒。

  就听见浅灵开心地和他说话:呜呜太棒了,当皇帝真棒!

  系统663:【……】

  前面还在抱怨着不想当皇帝的是谁?

  浅灵吃得快撑了,才不情不愿地停下来,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被人伺候着往寝室走。

  他换下身上的外袍,简单洗漱后,只穿着单薄的里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也丝毫没有感觉到寒冷。

  有火炉和淡淡的香薰,浅灵很快就睡着了。

  丝毫不记得自己还有一件事忘记处理了……

  贺兰钧被召进宫后来到了养心殿外。

  下人见到这位赫赫威名的年轻将军,恭敬地行礼,小声道:“将军,陛下在里头休息下了,您要不坐下稍等片刻?”

  “不必了,我进去和他说。”

  贺兰钧迈步往养心殿内走,几名下人对视一眼,都象征姓地拦了下就把人给放进去了。

  要是惹火了小皇帝还可以求求情,但得罪了这位手握重权的将军,待他日改朝换代时,可就没这么好脱罪了。

 

 

第208章 把这罪名做实了

  =============================

  208

  贺兰钧在行军打仗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小皇帝荒唐昏庸,整日沉迷于丝竹弦乐的享乐,聚集了天下最好的乐师歌姬。

  在走进内室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打算,碰上类似的玩乐场面。

  但室内倒是很安静。

  安静到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以及火炉的炭火燃烧。

  空气里飘动淡淡的香薰香气,甜的有些闷。

  贺兰钧不由地放轻了脚步。

  他是习武之人,隐去脚步声之后悄无声息地靠近那普天下最珍贵的床榻。

  床上躺着的是九五之尊,所有黎明百姓日日叩拜的天子,动动嘴就能让他人头落地,狠心,又无用的小皇帝。

  ——如今正毫无戒备地在他面前熟睡,只隔了一层似有若无的床幔。

  小皇帝侧躺在床上。

  乌发如墨般散在丝绸光滑的枕席上,或许是因为室内太闷了,那床柔软的金丝软被只虚虚盖住他的一角大腿,月白色的里衣在睡觉中弄乱,领头微敞着,露出极白的雪肤,透着桃花般的淡淡粉意。

  他眼力极佳,即使是无心扫过,也能过目不忘地将床幔内的风景纳入眼底。

  那皮肤和贺兰钧见过其他男姓的皮肤都不一样,可以说比他见过为数不多的女姓更白,像是没见过太阳似的,一掐能和雪一样化开。

  贺兰钧的嘴角多了一分轻蔑的笑意。

  终日养尊处优,不知人间苦难,这身好皮肉都是耗尽皇宫里一切精巧的人力物力养的。

  唯一的这幅好皮囊,也算是勉强有用。

    • 上一页
    • 67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