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光辉神座+番外 作者:嬴天尘(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群星归位之时,您将登临神座。]

  起初,白意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

  后来,他以为自己在玩一款噩梦游戏。

  最后,当梦境化为真实,游戏改写现实,

  白意才发现,自己不仅是游戏唯一的参与者,

  还是唯一的GM——

  赋予万物灵魂,赐予死者重生,扭曲物质规则,缔造绝对真理,编写真实谎言……

  整个世界,都由他改写。

  [——众星托举光辉,为您铸就神座。]

  [——您所思所想,必将化为真实。]

  .

  所有人一觉醒来,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样。

  灵气复苏,神秘现世。

  潜行于雨夜的黑色幽灵,身化光辉的太阳之子,自异界而来的流浪法师;已死之人诡异复苏,繁华都市百鬼夜行,千里高峰化为尘土,万顷汪洋一夜蒸发……

  仙术,魔法,武学,妖魔,鬼怪,亡灵……

  神秘浪氵朝于世间涌起。

  有人在幕后编织一切,让全世界随之起舞。

  [——祂是一切传说的源头。]

  [——是神秘本身。]

  ■■■■【食用指南】■■■■

  ①主角马甲超多,全程不掉马。

  ②架空!请勿与现实产生任何联想!起初是无魔世界,主角是唯一的超凡者,随后带来整个世界的魔改升格。

  ③小说剧情纯属虚构,请勿代入现实,人物三观更不要上升到现实!主角走幕后黑手路线,一手主导整个世界的变化,不是真善美傻白甜,三观可能不符合某些人的要求。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爽文 都市异闻 史诗奇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意(白王)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论幕后黑手的自我修养

  立意:人定胜天

  vip强推奖章

  天生便可聆听万物律动之声,从而被动窥探到太多太多人姓的善与恶,精神意志始终游走在混沌边缘的白意为过上平静生活,开启了噩梦游戏。通关游戏副本,获得人物卡牌,他披上不同的人物卡牌马甲在现实世界四处搞事。于是,无数神秘传说陆续诞生,超凡之路得以开启。从此,一个普普通通的无魔世界开始不断升格,无数平凡之人的命运因他而改变。作为一篇幕后黑手流小说,本文脑洞大开,逻辑自洽,副本剧情新颖有趣,用流畅的文笔塑造了一位姓格独特的神经质主角,以及一众特色鲜明的人物卡牌。随着剧情一步步推进,现实世界在主角的影响之下不断发生改变,隐藏在重重迷雾之下的真相终将揭开,带给读者别样的震撼。

 

 

第一卷 万象之始

 

 

第1章 前奏Ⅰ

  “……再次提醒各位市民注意,手握十三条人命的连环杀人犯「K」有极大可能已经潜入本市……”

  “希望各位市民保护好自己,一旦有所发现,务必及时举报……”

  墙壁上的老旧电视机屏幕中,正在临时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主持人严肃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一字一句传出,混合在窗外淅淅沥沥传入的雨点声里,显得有些失真。

  浓郁的夜色浸染了进来。

  不大的旅馆一楼被昏黄的灯光笼罩,灯光与渗入窗内的夜色混合成幽暗的色调。

  站在灯光下的男人轻轻放下手中的黑伞,伞尖“啪嗒”一声杵在地上。

  雨水掺杂着鲜红液体顺着伞面落下,淡淡的鲜红色从伞尖蔓延开来。

  “连环杀人犯「K」的特征是:身材中等偏瘦,身高一米八二左右,喜欢在雨夜出没,手持被伪装成黑伞的特殊武器……”

  “热衷于以旅人的名义借宿,再残忍杀害户主……”

  啪!

  墙壁上电视屏幕的光瞬间熄灭,旅馆中的声音也彻底消失,只剩一片寂静。

  窗外愈发急促的雨点声变得尤为明显。

  随手将遥控器扔到旁边的沙发上,男人低头看向躺在脚边的两具尸体。

  那是一对穿着打扮都十分普通的年轻夫妇,昏黄的灯光打在他们逐渐失去血色的僵硬面孔上,宛如两尊苍白的雕像。

  两双已经失了神采的眼睛还保留着死前的震惊与恐惧,灰暗的瞳孔中映照出一个身着黑色风衣,身形高瘦的男人。

  这家经营在小镇里生意并不景气的小旅馆,今夜久违地迎来了一个客人。

  这位风尘仆仆而来,据说要在小镇上至少观光一周的客人,对于好几天都没有客人光顾的他们而言,已然是唯一一笔生意。

  当这对年轻夫妇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中之时,突然插播的紧急新闻响了起来。

  神情疲惫却难掩优雅风度的客人轻轻皱起了眉头。

  他优雅而迅速地抬起了自己的黑伞。

  两个活生生的人很快变成了尸体。

  电视屏幕的光暗了下去,灯泡昏黄的光里,两具尸体睁大的眼看上去愈发可怖。

  “……差点暴露了。本来没打算出手的。”

  映照在两双瞳孔中的男人眉头紧皱。他低垂的目光逐一扫过那两张僵硬的面孔。

  地面的血逐渐开始干涸,特意避开了所有血迹的男人将目光从两具尸体上收回,逡巡四周,企图找到趁手的工具。

  “我可是难得有一次认真地借宿啊。”

  毕竟,每一次的目标他都会详细调查过,提前准备好所有退路。而不会像如今这样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仓促出手,险些被那位有着不错格斗经验的男主人反杀。

  想到这里,男人整了整被溅起几滴血点的凌乱的衣领:“真是狼狈……”

  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他原本的计划。现在,他必须将一切收拾得干干净净,以免被那群大脑里空空一片只等着线索主动出现的废物警探寻着踪迹找上门来,破坏了他本该享有的一周假期。

  突然——

  一声急促的脚步声在身侧后方响起,伴随着老旧的木板发出的不堪重负的声音。

  “咔吱!”

  就像是有谁受到了惊吓重重踩在木板上。

  男人身形猛然一顿。

  他一只手握住伞柄,迅速转过身。

  染血的伞尖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极快的影子,抖落起一串水珠。

  随着机括的无声收缩,一个黑漆漆的枪口出现在原本伞尖的位置,正对来人。

  紧接着,他愣住了。

  一道小小的人影跌落在楼梯台阶上,茫然而空洞的瞳孔与男人深沉的目光相对。

  与之一并映照在男孩瞳孔中的,还有男人身后的血迹之中,属于他父母的尸体。

  ……这间根本没有客人光顾的旅馆中,突然出现的孩子是何来历已经一目了然。

  即将迎接他的结局似乎也很明显。

  男人轻轻抬了抬伞尖。

  “……是菲尔特医生吗?”

  就在这时,跌坐在台阶的男孩突然摸索着旁边的墙壁站了起来。

  他空茫的眼睛四处望了一阵,最后看向男人的方向,只是稍稍有些偏。

  男孩颤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惊喜,几乎是跌跌撞撞跑下台阶,险些又一次摔倒,这才总算停下脚步,双手稳稳扶住了墙。

  他空茫的眼睛一直望向男人身侧。

  “妈妈说,如果有谁能治好我的眼睛,一定就是您了!您终于来了吗?”

  “哦?”伞尖向下压了压,男人有些意外地轻轻挑起了眉,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

  男孩微微睁大眼睛,有些羞涩地笑了笑:“我在楼上隐约听见了爸爸妈妈和陌生人说话的声音,这里已经好久没有客人光顾了。昨天妈妈说已经联系上了您……”

  在对方沉默的倾听中,他条理清晰地开口,带着几分在成熟的大人面前展露自身本领的神气,最后轻轻一抬下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所以,我一猜就猜到肯定是菲尔特医生到了!”

  “啪!”

  “你猜对了。”男人突然抬手轻轻打了个响指,原本握在掌中的黑伞,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原状,伞尖再次轻轻杵在地上。

  他轻轻笑了起来:“聪明的小家伙。”

  男孩脸上的笑容似乎因为他的夸赞变得更加灿烂了,他无神的双眼都好像在发光。

  “其实我原本以为您还要过几天才到,没想到您居然连夜坐车来了……”

  直到这时,他似乎才突然发现旅馆中实在是过分安静了些,不由拿空洞的眼睛茫然地向着两边扫了扫。再次扫过那两具安安静静躺在地上的尸体,也扫过将两具尸体拖到一边,开始清理地面血迹的男人。

  对此一无所知的男孩有些疑惑地开口:“咦?爸爸妈妈他们去哪里了?怎么不在这里好好招待您呢?有些失礼啊。”

  “不不不。你误会了,你父母实在是很热情。非常热情。”男人笑了起来,语气有些怪异。

  说话的同时,他顺手用找来的拖把擦掉地面上最后一块血迹。

  “大概是见我深夜冒雨前来,又冷又饿,他们表示一定要好好招待我,接着便冒雨出去了,这可真是……我都来不及阻拦。”

  他一边低头凝视着被自己拖拽到一起的尸体,思索着如何处理,一边用彬彬有礼,堪称温文尔雅的声音这样回答道。

  “……我想,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们了。很快,我保证。”

 

 

第2章 前奏Ⅱ

  “这样啊……”

  男孩不疑有他,若有所思地开口:“看来他们大概是去帮您准备一些必要的生活物品了吧。您也知道的,我们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客人来了。”

  “诶,这样大的雨,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希望别淋雨生病了。”

  男孩的神情染上了几分忧虑。

  “是啊,希望他们别在外面迷路了……”男人从他脚边将尸体拖过,一边用开玩笑的口吻道。

  “什么声音……”

  男孩突然侧了侧耳朵。

  “我在拖地,雨太大了,走进来将地板都弄得一地湿了。”

  “不,您是客人,怎么能麻烦您呢?这也太失礼了。”男孩脸上露出明显受宠若惊的神情,一下子便将对父母的担忧抛之脑后,转而像是想起了什么。

  他开口道:“菲尔特医生,您请暂坐。就坐在那边沙发上吧。差点忘了,需要来一杯热腾腾的牛奶驱驱寒吗?”

  不等回答,他已经用手掌摸索着墙壁一路走过去,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招待台附近,距离最近的那具尸体也不远了。

  他伸手在招待台内部摸索了一阵,找出干净的瓷杯和奶粉。用对正常人来说有些缓慢但以他的身份而言已经算是极为熟练的动作在旁边的饮水机接上热水,侧过身子倒入奶粉,轻轻地冲泡起来。

  然后,他举起那杯热腾腾的牛奶,空洞的眼睛看向“菲尔特医生”大概所在的方向,一脸惊喜地开口,似乎想将自己喜欢的美味也分享给这位客人:“这是我最喜欢的口味,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杯入眠呢。”

  牛奶腾腾的热气遮住了男孩的眼睛,他唇角的弧度是如此的灿烂与满足。

  对于一个失明的孩子而言,能做到这些已经极不容易,至少是积累过无数次失败的经验,才会变得如此娴熟。即便如此,这样的动作对他来说依旧有烫伤的危险。

  但面对一位极有可能治好他眼睛,为他带来希望的医生,即便冒着可能烫伤的危险也要殷勤一些,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男孩举着牛奶向前走了几步,做势递给对方。

  看到他的动作,刚刚从厨房里翻出一大块旧桌布,正准备充当裹尸布的男人表情一变,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放下旧桌布,几步上前就要弯腰——

    • 上一页
    • 91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