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渣路相逢 作者:山寒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告白成功的第二天,喻一枫光明正大地带着几个“小宝贝”回到了恋爱对象的家。

  穆清站在门口,看着客厅里的群魔乱舞,笑得温文尔雅:“就这?”

  他侧了侧身,背后一群千娇百媚的男男女女洋溢着热情的笑容,齐刷刷对着喻一枫说哈喽。

  喻一枫:?

  说好的高岭之花美人落泪呢?为什么我变成了落泪的那个?

  喻一枫(攻)x穆清(受),死姓不改的浪子x表面高岭之花实则更浪的“人渣”,1V1,强强,HE

  【阅读提示】

  攻受都不走清纯路线,介意慎点哦。

  --------

 

 

第1章 没亲,不熟

  早上7点30分。

  穆清整理好衣服,推开房间门正准备走出去,一束艳红色的玫瑰花就忽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玫瑰上沾着新鲜的露水,看起来娇艳欲滴,手捧着玫瑰的男人带着灿烂的笑容,正深情地注视着穆清:“早上好穆先生,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和你一起吃个早餐?”

  穆清在看见玫瑰的瞬间便及时向后退了一步,同时抬起手在鼻尖飞快地蹭了一下,把预兆着打喷嚏的痒意蹭了回去:“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

  捧着花的英俊男人沉默了一瞬,脸上露出了受伤的神情:“我们昨天晚上才见过面,还亲密交流过......你这么快就对我失去兴趣了吗?”

  昨天?亲密交流?什么跟什么?

  穆清后退了小半步,谨慎地保持和过敏源的距离:“抱歉,你或许认错人了。”

  男人看着他,琥珀色的眸中掠过一丝十分明显的失落,但他只是叹了口气,暖阳般的笑容便重新出现:“我以为经历过昨天的邂逅,你会喜欢我带来的这一束盛放的黎明........看来还是我太着急了,非常抱歉。”

  他说话时不着痕迹地调整了下和穆清之间的距离,房门内照过来的阳光与走廊中流泻的日光在他身上相会,交错的光影一瞬间将他容貌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可惜穆清高度近视。

  还带散光。

  一片色彩斑斓的光晕中,穆清看着男人原本还算清晰的五官被阳光打上了五颜六色的马赛克,心里默默感叹:黎明盛不盛放他不知道,但这个花里胡哨的二逼确实挺盛放的。

  男人发现穆清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不着痕迹后退了一步时,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一瞬。

  是谁说的他教外语所以一定喜欢热情奔放的异域风情的?怎么他一脸我有毛病的表情啊!

  但——不论开局如何稀烂,聪明的猎人都会懂得适可而止。

  不能急。

  男人稳住心态,笑容温暖如旧:“或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我仍然对您印象深刻。我的名字是喻一枫,希望以后可以再见到您。”

  他彬彬有礼地将花束放在了门口的雨伞架上,而后潇洒的转身离去,迈开的步伐稳定有力,是所有小零看到都会尖叫的帅气。

  但这和五米之外人畜不分的穆清有什么关系呢?

  男人一离开穆清就迅速后退了几步走回房间里,利索地戴上方才捏在手里还未来得及戴上的眼镜,而后拨通了前台的电话:“喂?您好,可以麻烦保洁现在过来一下吗?嗯,对,是有垃圾要处理........”

  突如其来的插曲扰乱了穆清的时间打算,等到那一束花里胡哨的黎明被保洁小妹无情地扫进垃圾桶,门口甜腻的玫瑰香味消散后,时间已经快到7点50了。

  手机自带的原装铃声响起,穆清捏了捏鼻梁,接通电话:“刚刚遇到了点麻烦,我马上下楼。”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不难听,但说出的话却十分狂野:“你啷个回事呀,平时楞给早,今天楞个晚,是昨天运动太爽了迈?”

  豪放的内容震惊了隔壁房间刚推开门的住客,迈出一只的脚在地毯上犹豫了片刻,又默默缩回去了。

  穆清假装没看到,目不斜视走向电梯:“我不是你,不需要那么大运动量,只是遇到了一点麻烦。”

  “啥子麻烦?哎呀随便是啥子你搞快,我搭完你还要切上班,要迟到了!”

  “嗯,我马上。”

  穆清挂了电话,电梯恰好来到了面前。

  每日清洁的电梯内部一尘不染,四壁光可鉴人,平日里可能挂着各式广告招牌的位置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文艺复兴风格的油画。暗黄色的桌面上几只随意放置的酒杯,最左侧的一杯还有些残留的酒渍,暗红的色泽,怎么看怎么像.........

  “啊。”穆清忽然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

  他想起来了。

  他昨天似乎确实见过这个男人。

  彼时的穆清虽然被朋友强行拉到了酒吧,但实际上刚看完三个本科生的毕业论文,血压略微升高,世俗的欲望巨量降低,只想待在位置上静一静;可他刚静了不到十分钟,面前就上演了一出十分俗套的戏码。

  一脸青涩、明显是在校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在好奇心作祟之下走进了酒吧,又被猎艳的老手看中,轻轻松松被对方的话术绕晕,甚至放下了戒备心,想要接下那人给他点的酒。

  男孩不知道,可从穆清的角度,却恰好能看到白色的小药丸被丢进漂亮的鸡尾酒中,又快速在翻腾的泡沫中消融。

  穆清并不是爱多管闲事的姓格,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对即将发生的荒唐置之不理——更何况,那个学生的脸,他似乎在校园里见到过。

  来不及细想,穆清抬手打劫了那杯饮料,风度翩翩地对男孩笑了笑,俯身凑近在他耳边低语:“今天11点校领导抽查男生寝室,缺人的一律全校通报,会贴证件照和学号的,会扣学分的,会社死一个学期的。”

  男孩在穆清凑近时脸上瞬间泛起了红晕,待他说完话远离时脸色已经被变成了惨白,见鬼似的地看了他一眼,拔腿就跑。

  猎艳的老手不爽地“啧”了一声,见打断自己的是穆清,便立刻没了脾气,笑嘻嘻打了声招呼,换了个目标远离了这里。穆清舒了口气,刚刚坐回去,一旁却传来了几记掌声:“英雄救美,了不起。”

  鼓掌的人坐在阴影里,酒吧的灯光这时又恰好暗了下去,穆清看不分明他的长相,便只是略一颔额,并没有搭腔。

  可那位却并没有善罢甘休,端着酒杯来到了穆清身前:“我很佩服你,敬你一杯。”

  不等穆清反应,这人便单方面将杯子递了过来,在他桌上的酒杯边缘轻轻碰了一记。

  暗红色的酒液从他杯中荡漾而出,在骤然变亮的光线中折射出宝石般璀璨的光泽,男人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将酒渍蜿蜒的杯底亮给了穆清:“希望我们能再次相见。”

  他声音磁姓,动作潇洒,喝完就走,来去如风。只可惜当时光线变化太快,穆清的眼睛没跟上,所以没看清。

  回忆完毕,电梯恰好也到达了一层。

  明亮的日光在电梯外倾泻,穆清沉思片刻,低声道:“难道他就是那种——中二病?”

  --------------------

  喻一枫(欲言又止):我平时不这样的!我只是以为你会喜欢!

  穆清:不,我不打算和中二病选手谈恋爱。

  以及附带的四川话翻译,虽然我觉得大家能看懂:

  1、你啷个回事呀,平时楞给早,今天楞个晚,是昨天运动太爽了迈?(你怎么回事,平时那么早,今天这么晚,是昨天运动太爽了吗?)

  2、啥子麻烦?哎呀随便是啥子你搞快,我搭完你还要切上班,要迟到了!(什么麻烦?哎呀随便是什么你快一点,我捎完你还要去上班,要迟到了!)

 

 

第2章 兴趣

  中二病先生喻一枫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有了奇怪的绰号,他此刻正悠闲地站在窗边,吹着不怎么响亮的口哨,遥看着穆清走向停在酒店门口的车。

  或许是赶时间,穆清的脚步迈得很急,但呢绒大衣的下摆和肩头垂落的围巾却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即便是这种时候,他也保持着得体的姿态。

  赏心悦目。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喻一枫随手接了,注意力却全在穆清身上。

  电话那头的人正要开口,听到他愉悦的口哨声,原本还算温柔的声音瞬间拔高:“你在哪儿?你和谁在一起!”

  尖利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上回荡,喻一枫的神情却没什么变化,只是把手机拿的远了一点:“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

  说话的人噎了一下:“我是你男朋友!”

  “是吗?你或许认错人了。”

  “你——”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喻一枫并没有给他机会,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楼下的穆清已经走到了车前,伸手拉开了车门。并不算远的距离让喻一枫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尤其是上车那一瞬间显示出来的、包裹在合体长裤中的笔直双腿,让喻一枫的眼神都亮了——他忽然开始期待起了这人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仍旧是刚才那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路口的车绝尘而去,喻一枫遗憾地收回视线,重新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冷静了些,虽然听起来仍旧非常愤怒:“你昨天接了酒答应了我复合,今天就迫不及待的要找下一个?”

  昨天?

  喻一枫回忆了一下,依稀记起了似乎有这么回事:“啊,你是昨天给我酒的那个?我还以为是酒吧打折买一送一,你要请我。”

  他说得淡定又自然,电话那头的人呼吸声骤然急促,却仍旧压着火气:“喻一枫,我现在不想和你玩这种幼稚的失忆游戏,我说过,我不要求你能够只守着我一个人,但你至少不要这么快就—— ”

  “不好意思打断你一下。”喻一枫唇边带着笑意,眼神里却未见温度,“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我真的不记得你是谁?”

  “或许你昨天真的说了什么,但我没听到,所以不能算——还是你想听我说一遍分手吧我们不合适?我不介意。”

  电话那头没有回答,喻一枫笑了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弄到我联系方式的,但我觉得好聚好散是聪明人会做的选择,你不会希望自己或者家人出现什么意外,对吗?”

  长久的沉默过后,对面挂断了电话。

  喻一枫收起手机,心情颇好地哼着歌,思绪又转到了穆清身上。

  他是怎么能做到穿的那么正经,却又那么想让人扒掉亲吻的?

  昨天到酒吧本来只是为了处理一些琐事,但穆清出现的时候,却轻易俘获了喻一枫的注意力。

  青年似乎是被一旁的朋友强行带来的,整洁干净的衣着与酒吧格格不入,无框的眼镜在进入温暖室内的瞬间就起了一层薄雾。

  他停下脚步,将眼镜从鼻梁上取下拿在手里,似乎是想等它适应之后再重新戴上。或许是戴的太久了不舒服,他微仰起头眨了眨眼睛,漂亮的眸中便泛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有些许溢出来挂在了纤长的睫毛上,又很快在空气中消融。

  他的视力或许不太好,否则怎么会发现不了就站在面前不远处,目不转睛盯着他看的喻一枫呢?

  戴好眼镜之后他端着酒杯坐到了最僻静的角落,摆明了是不想惹什么麻烦,可是在那个单纯的白痴要被下药时,还是走过去制止了。

  夺下酒杯的动作潇洒而优雅,带着笑意俯身低语时的神情又过分诱惑,就算喻一枫自认阅人无数,但那一刻还是不可遏制的被对方深深吸引。

  喻一枫之前不是没见过这种高岭之花的类型,但从来没有人像穆清一样叫他感兴趣。这个人明明气质那么端正,给人解围的动作却像呼吸一样自然,甚至显得风度翩翩。

  他太独特了。

  于是难得提起兴致的喻一枫稍微花了一点点精力,问到了穆清的一些信息,准备了束花打算套套近乎,却又碰了个不冷不热的钉子。

  意料之中的拒绝,意料之外的反应。

  思绪从回忆中抽离,喻一枫继续哼着自己音调诡异的小曲,拨通了一个电话:“你上次说哪个学校想邀请我当他们的客座教授来着?”

  *

    • 上一页
    • 79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