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顶级竹马骄养嚣张美人Omega 作者:山木晏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顾念辞,妖孽颜值、嚣张姓格,人生前18年作为Beta放浪张狂,直到高三开学前夕,重遇幼时发小沈宁深。

  沈宁深,SSS级Alpha,天才级学神,顶级冷系脸,两人重逢第一面,沈宁深举报顾念辞斗殴。

  顾念辞:此仇必报!

  两人重逢第二面,顾念辞拦住沈宁深,结果闻到沈宁深的信息素当场分化,瘫软着抱住沈宁深。

  顾念辞:“我肯定生病了,快送我去医院。”

  沈宁深:“……你分化了。”

  顾念辞:“……Alpha?”

  沈宁深:“……Omega。”

  顾念辞:“……”

  顾念辞分化成了跟沈宁深完美匹配的Omega!更要命的是还得了发热应激症,只有沈宁深的临时标记能缓解!

  顾念辞大声表示:“我不会喜欢你!”

  沈宁深想到他刚才死死抱着自己,挑了下眉,静默打量着他,直到对方雪白的面容泛上薄红才移开视线。

  他散漫地走过去,在擦身而过时,对着顾念辞耳朵低声问了句:“还有事?”

  顾念辞顶着发红的耳根,气势汹汹:“跟你能有什么事!”

  结果当天晚上,顾念辞就眼尾泛红、可怜兮兮地对沈宁深道:“临时标记一下。”

  *

  在沈宁深的记忆里,顾念辞是个娇气的小太阳,因此时隔八年再见,却看到他嚣张跋扈的模样时,他以为顾念辞学坏了,以近乎于惩罚小孩做错事的心态,把他交给了巡警。

  他知道顾念辞会生气,但他还是那样做了,他就是想教训这个少年,他不喜欢少年现在的模样。

  可后来——

  当顾念辞拉开衣领,露出白皙娇嫩的腺体,让他咬一口时,他咬了;

  当顾念辞睡在他家,并让他打地铺时,他打地铺了;

  当顾念辞再次竖起尖利的刺攻击别人时,他帮他一起攻击了;

  再到后来,他心甘情愿地献上几近宠溺的爱意,只希望将他重新宠回曾经那个小太阳。

  *前期嫌弃/后期贴贴/醋精AlphaX外拽内甜/顶级美貌/尖锐Omega

  *有ABO私设,私设如山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念辞、沈宁深 ┃ 配角:预收《都是烂桃花,我来帮你挡》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才不会喜欢你!

  立意:勇敢面对害怕,追寻内心真实的声音

 

 

第1章 举报

  开学前一天,天气冷峭,呵气成雾,安城附属中学一片静谧,然而学校论坛上却炸开了锅。

  一条【SSS级Alpha转校生】的帖子在短短两个小时盖到上千楼,迅速占据论坛首页,成为热帖。

  【我没记错的话,目前为止,我们学校检测出来的最高层级Alpha是S级?】

  【回答楼上,是的,一条热知识:层级越往上越难跨越,S级和SS级完全是两个物种,更别说SSS级了,不可想象(惆怅点烟.jpg)】

  【还没见过活的SSS级,明天我要去瞅瞅,有人知道转校生在哪个班吗?】

  【高三的,具体哪个班不知道,但明天肯定就全校皆知了(狗头.jpg)】

  【各位Omega兄弟姐妹,冲啊!!把他拿下!肥水不能留外人田!】

  【好想知道是什么信息素(害羞.jpg)】

  【一般信息素层级越往上,越身高腿长体力充沛那啥活好(小脸通黄.jpg)】

  学校论坛热火朝天,这条帖子也迅速被转发到了各个班级群。

  顾念辞正在补觉,旁边的手机突然开始嗡嗡震动,他皱着眉摸到了手机,修长又薄瘦的手指熟练地按了下侧边键,在屏幕上摸瞎划了下,才不情愿地睁开眼。

  他显然有些起床气,但刚醒的懵淡化了他脸上的烦躁,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呆。

  高三A班班级群在疯狂刷屏,顾念辞扫了一眼,似乎是在讨论转学生。

  【要疯了!转校生不仅是SSS级Alpha,还是全国数学竞赛金奖,还有一堆我没听过的比赛奖项】

  【大学霸?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能比人和狗的差距还大呢(泪奔.jpg)】

  【论我和转校生的唯一共同点:都是人(微笑.jpg)】

  【学校在准备明天升旗铺红毯迎接大神了……】

  【笑死,这什么鬼,大神看到红毯可能想跑哈哈哈】

  【论骚CAO作,我就佩服我们学校(大拇指.jpg)】

  他一脸无语地点了两下屏幕,把班级群设置为免打扰后,就扔开手机准备继续睡。

  但他刚闭上眼,外面传来轰轰轰的车声,紧接着是一声高昂的喇叭声,车子似乎在附近停了下来。顾念辞抓了抓被子,把自己蒙头盖住。

  然而外面时不时地响起乒铃乓啷的声音,五分钟后,顾念辞烦躁地坐起身,朝着声音的方向皱了下眉,心情不佳地下床,哗地一下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外面停了一辆蓝白货车,几个穿着蓝色衣服的搬家师傅正在卸东西往隔壁那栋小楼搬。

  顾念辞压着起床气扫了几眼,发现新邻居的家具基本都是黑色、白色、原木色三种。

  一看就是个呆板的中年人,顾念辞在心里腹诽。

  看外面的架势,一时半会是搬不完了,顾念辞干脆穿上羽绒服准备出门。

  “姥姥,你要给张奶奶的糕点放在哪,我现在拿过去。”顾念辞钻进厨房问道。

  “在餐桌上放着,外面冷,你多穿点。”顾姥姥道。

  “姥姥,我都穿成球了。”顾念辞开玩笑道。

  餐桌上放着粉色的袋子,是他姥姥一贯的喜好,顾念辞手指一勾,拎着袋子准备出门,这时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下。

  顾姥姥用的是老人机,字大如牛,且消息设置为通知栏可见,因此顾念辞一瞄就看到了短信内容。

  【华月:你不是最喜欢旅游的吗,真的不去啊?】

  【华月:说起来你们这几年都没出去旅游过了】

  华月是顾姥姥的老朋友,顾念辞也认识。记忆里,以前他姥姥每次旅游回来,都特别开心,能满足地念叨个把月,但这些年出去玩的频率越来越低了。

  顾念辞望着短信敛了敛眉,他知道原因,是因为他。

  自从开始养他,姥姥姥爷的吃穿用度都节约了起来,所有的钱都花在他身上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顾念辞连忙把老人机翻了个面,然后转身。

  “哎哟,外面冷的很,把围巾戴上。”顾姥姥边说边把粉灰格的围巾给顾念辞戴上。

  *

  【金樽不对月:顾哥,明天开学,你可别连这都忘了】

  顾念辞刚送完糕点,正在回家的路上,天色不早,他捡近路,拐进一条石巷。手机屏幕频繁跳动着消息,他埋着头,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划拉着手机,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兄弟你放心,我在杨娇送给他的保温杯里放了一点点听话水,甭管他多厉害,等下都没力气还手。”

  “让他见识见识我们三中的厉害,小白脸,敢来勾我们学校的人。”

  “娇娇肯定是被那个小白脸骗了!要不然怎么会要跟我分手呢!”

  最后那人声音浑厚闷粗,却又含着些哭腔,极为不搭,顾念辞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老爷们缩着脑袋哼唧落泪的画面,觉得好笑,围巾下的薄唇勾了勾,眸光憋了些笑意。

  他抱着看戏的心态,从窄石巷拐进去,就听到那个委委屈屈说话的男生愤愤骂道:“顾念辞,等下看我不削死他。”

  顾念辞:“?”

  他收起手机,薄薄冷雾从他唇间溢出:“呵。”

  修长的右腿迈出石巷,那男生话音刚落,就跟顾念辞打了个照面。

  顾念辞漂亮的桃花眼眯了眯,透亮清浅的眸光在那群人里梭巡了下,最后落在眼睛微红的黄毛身上,满是戏谑。

  黑发覆额,围巾半拢,桃花眼太漂亮,眼中的戏谑都被淡化,甚至让人忍不住觉得那只是活泼灵动。

  对面站了七个男生,高矮胖瘦一应俱全,黄毛怔愣了下,黑皮唰地红了些,移开视线,拍着自己兄弟低声道:“傻站着干嘛,给别人让个道。”

  黄毛兄弟:“?”

  黄毛皱眉严肃道:“干嘛?”

  黄毛兄弟指了指顾念辞,在黄毛耳边小声道:“他就是顾念辞。”

  黄毛:“?”

  他呆滞了下,诧异地转头看着顾念辞,一身粉白的少年站在闷青色的石巷前,像一束耀眼的光。四周一切都黯然失色,隐没成背景,只有他是整个画面的主角。

  仅露出的半张脸,犹如高山之巅的一抔雪,而在这抔雪之上,是一双过分漂亮的桃花眼。

  他没想到顾念辞,竟是长这样。

  不是他想象中的帅气,而是漂亮。

  此时的黄毛全然忘了关于顾念辞的传闻,只觉得自己七对一欺负这样一个人,似乎有点不太讲究。

  他为难地走上前,黑着脸道:“你抢了我女朋友,不过看在你……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你给我道个歉,别再找我女朋友了。”

  并不知道他口中的女朋友是谁的顾念辞好笑地道:“道歉?给你?”

  语气中是不遮不拦的讽刺。

  黄毛怒道:“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是不想以多欺少。”他说着想要伸手去揪顾念辞的围巾,顾念辞伸出手,白皙的指节一把攥住黄毛的手腕,手指猛地用力一按,黄毛顿时疼得五官扭曲起来,大喊道:“你们愣着干嘛!”

  惨叫刚起,顾念辞就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在黄毛胸口,将他踢出几丈远。其余几人还犹豫着不太敢上前,顾念辞却不给他们机会,修长有力的手一抓,飞起的白球鞋一踹,没多时七个人就歪七扭八躺在地上。

  “你他妈不是给他下药了吗?”一个男的对着另一个圆寸头的人骂道。

  圆寸头龇牙咧嘴:“我下在保温杯里了呀!”

  他口中的保温杯,半个小时前,因为告白失败,而被主人扔进了垃圾桶里。

  顾念辞联想到前面给他送礼物的女孩,大概猜到了缘由,他哼笑了下,蹲下身,雪白的指节一把拉住黄毛的衣领,将他拎起一些。粉格围巾在打斗中松垮下来些,露出殷红的唇和线条流畅分明的下颌。

  顾念辞含着笑,桃花眼流转着光:“你刚看到我的时候,脸红什么?”

  黄毛愤怒的表情瞬间僵住,紧接着垮掉,争辩道:“谁他妈脸红了?”

  “你啊。”顾念辞看着他。

  “我……我,我没有!”黄毛怒道。

  “你喜欢我。”顾念辞含笑,笃定地道。

  黄毛愣了下,顾念辞如同春日景,混着冬日雪,灼灼晃人眼。

  顾念辞看着他的反应,在心里冷笑了下,喜欢这玩意,真是比一毛钱一根的棒棒糖还廉价。

  他松开了手,黄毛砰地一声后背落地,扬起地上一些灰。灰尘中,他看到顾念辞站起身,刚才还含笑的桃花眼,此刻冷薄得很。

  顾念辞从背包里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手,这时外面传来些熟悉的声音——

  “大冬天的这些小兔崽子就不能省省心吗?在哪里聚众闹事?给我找出来,你去那边看看。”

  顾念辞拧了下眉,听声音,警察就在石巷外面。地上躺着的几个还在哼唧,顾念辞压着声音道:“闭嘴。”

  他刚说完,小巷里传来脚步声,顾念辞暗道:“要死。”

  地面落了些没打扫的干叶,脚步踩在上面有些微的碎裂声,顾念辞恍惚间感觉闻到了大森林深处的青涩草木味。

  顾念辞本想撒腿狂奔,但身后落叶碎裂的声响戛然而止,没了动静。

  警察大哥转姓了?

  他疑惑地转身,随即愣了下。

  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单肩挎着包的男生站在巷子口,目光极淡极浅地落在他身上。

  男生身后的石巷外疏疏落落长了些枯枝,枯枝干净利落地映在灰青混着藕色的天空上,灰扑扑的天和景中,枯枝的顶端却悄然长了一点点绿芽。

    • 上一页
    • 80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