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总裁BOSS的小白助理 作者:辣味吐司

Ctrl+D 收藏本站

简介:

  人前,某小白是他们总裁的得力助理,人后,他是他们总裁的保姆,照顾着他们总裁的生活起居,陪吃陪喝以及………陪暖被窝!一天,某总裁把某小白堵在房间角落,低声问道,“小白,你是不是偷了我的某些东西?”某小白被吓的浑身一激灵,连忙捂住了肚子,磕巴着声音说道,“没………没有,总裁,我没有偷你的东西。”就是偷了个娃而已。总之就是宠宠宠!!甜甜甜的!!!夫夫两人把娃养的故事!!!1V1!!!双洁!!!!

 

 

第1章 :糊里糊涂的揣了总裁的小崽子

  “羽……小羽,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白小松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丁羽。

  刚才丁羽的话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人好像是被晴天霹雳,当头一棒,又好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同样不相信的不止是白小松,还有此刻作为医生,以及白小松死党的丁羽。

  他也不相信白小松会怀孕,但事实和手上的B超证明,白小松确实是怀孕了,而且已经两个月了。

  “小松,你没听错,你确实是怀孕了,而且已经两个月了。”

  丁羽满脸复杂,作为死党,他真的很想问问白小松,什么时候,白小松跟别人做了那种事。

  白小松喃喃自语的说着,脸色煞白,被这个突然的让人不敢相信的消息,惊的整个人都失音了一般,麻木了一样,既说不出话,浑身也没了力气。

  他相信小羽不会拿这个事情开玩笑的,所以他真的怀孕了。

  那……那这个孩子恐怕就是两个月前,和他们总裁那一次有的。

  所以说,这个孩子是他们总裁的。

  两个月前,刚毕业的他来到了一家大公司上班,成了总裁的助理。

  他刚上班第一天就送总裁去一个酒会,酒会结束,他把喝的醉醺醺的总裁带到酒店,接下来的一切就都顺其自然了。

  总裁喝醉了,他力气又不够总裁大,后来也不知怎么,大概是被总裁的美色所蛊惑了,竟然迷迷糊糊的就从了总裁。

  事后,为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他没说出来,总裁自然也不知道。

  本来他以为事情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去了,没想到肚子里竟然惴了个小的。

  要不是他最近吃什么吐什么的话,他也不会来找小羽看,更不会知道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怀孕了。

  想到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怀孕了,白小松的脸色就变的毫无血色起来。

  他是不是个怪物?不然的话,怎么会怀孕呢?

  “小松,你怎么了,别吓我啊。”看着双目空洞无神的白小松,丁羽连忙抬手在白小松晃了晃,紧抿着的嘴唇显示着他的担忧。

  白小松看向丁羽,嘴巴蠕动了几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听到这独一无二的专属铃声,白小松下意识的就接了起来。

  “喂,总裁。”白小松的声音充满了颤抖,刚才突然的消息已经让他心里非常的害怕了。

  现在小崽子的另一个父亲又打电话来,他怎么能不紧张,不害怕。

  “在哪里?”

  耳边传来低哑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磁姓和稳重。

  可在此刻的白小松听来,这个声音却如同毒药,让他躲都来不及。

 

 

第2章 :土皇帝一样存在的左云臣

  “我………”白小松吞吞吐吐的说着,脸色依旧苍白,以前的时候,他一听到总裁的声音,就只有恭敬,但是现在,他是整个人都害怕中带着紧张,以及非常多的茫然。

  “好好说话。”电话里的声音,比刚才多了些许的不耐烦。

  一听到这语气,白小松下意识的就回答道,

  “我在外面。”

  话说完,白小松才满脸懊恼,他刚才为什么要告诉总裁他在外面,万一总裁知道了可怎么办?

  到时候,估计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回公司,我有事。”

  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白小松,完全没有发现对面人声音里的异样。

  要是平时的话,听到左云臣的这些话,白小松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应下回去。

  可是现在…………

  白小松看了一眼丁羽,再想到肚子里还没搞清楚的小东西,心里瞬间就涌上了几分勇气。

  “总裁,对不起,我现在不能回去,我有事要忙,还有,现在我是下班时间,有什么事就明天上班了再说吧。”

  这是去公司上班两个多月以来,白小松说过最大胆的话了,平时的时候,他不管是对左云臣,还是对待工作都兢兢业业的,只要一个电话,他就算是在被窝里,也要爬起来。

  但是现在,他必须要小把肚子里的小东西给搞清楚了先。

  白小松挂完电话以后,整个人都直接的松了一口气,只要不听到总裁的声音,他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生平第一次被人挂了电话的左云臣,此刻眼神中也翻滚着怒气,脸色阴沉。

  竟然敢挂他电话?

  左云臣眼神不悦的放下了手机,继续低头工作,只是好像怎么都集中不了精神。

  大晚上的,白小松能有什么事?

  生平第一次,左云臣在工作的时候有了分心的痕迹。

  丁羽是知道白小松有多敬畏左云臣的,此刻看到白小松竟然敢挂电话,心里就觉得十分惊讶。

  这小松胆子什么时候这么肥了?

  不过丁羽的思绪也很快就整理清楚了,现在不是探究小松胆子变肥了的原因,而是要先搞清楚小松肚子是怎么回事。

  “小松,你老实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丁羽满脸严肃,虽然看着失魂落魄的白小松,他心里也有不忍,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不忍心都得忍心了。

  白小松听到丁羽的话后,就可怜兮兮的抬起了头,小声的说道,

  “是我们总裁的。”他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能瞒下丁羽的,与其等小羽发现不对劲,还不如他自己现在先澄清了。

  “什么?”丁羽觉得,白小松的这个答案,远比他知道白小松怀孕了的时候还要震惊。

  当初小松说要去左岸集团上班,那时候的他们,也是做过左岸集团的功课的。

  简单一点来说,左岸集团就是一个土皇帝一样的存在,至于现在左岸集团的总裁左云臣,更是一个实打实的神人。

  左云臣今年二十七岁,但是却已经掌管左岸集团七年了。

  在这七年里,左云臣名字的热度,可是一点都不比那些娱乐圈里的那些影帝低,甚至还更高。

 

 

第3章 :把孩子打掉,还是把孩子留下

  因为左云臣不仅有着着颠倒众生的颜值,更有着背景强大的家世。

  在龙城,每个人都想嫁给左云臣,只可惜,左云臣姓格孤傲,脸上常年面无表情。

  据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看到过左云臣的微笑。

  这样子的左云臣,也让很多人望尘莫及,当然,也有不怕死的想倒贴。

  只不过左云臣一向洁身自好,活了二十七年从未传出任何绯闻,更没有人看到他对身边的谁特殊待遇过。

  丁羽坐在椅子上,依旧没有从白小松的话里回过神来。

  白小松怎么会怀了左云臣的孩子呢?明明小松很讨厌左云臣的,不是吗?

  同样充满困扰的还有白小松本人,他该怎么办?他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怀孕了,怀的还是他们总裁的孩子。

  房间里异常的安静,白小松和丁羽只能听的见彼此的呼吸声。

  片刻过后,丁羽实在是无法忍受着诡异的安静了。

  “小松,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丁羽怕他再不开口问的话,白小松就会这样一直保持沉默。

  “我…………”白小松蠕动了几下嘴唇,最后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孩子,真的让他措手不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羽,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可以重来,白小松打死都不会去给左云臣当助理的,工资再高又怎么样?他现在肚子里竟然多了个小豆丁,还是个不能用钱衡量的小豆丁。

  他现在这样,算不算是变异?算不算是怪物?

  被白小松的问题一问,丁羽也哑口无言了,他虽然是医生兼白小松的死党,但是他也不能左右白小松的思绪。

  关键是,白小松肚子里的是个孩子,是一条生命,作为医生的职业道德,他当然是不希望白小松打掉孩子的。

  可是偏偏,白小松是他的死党,还是个男人,他必须得为白小松着想。

  “要不…………把孩子打掉?”犹豫许久,丁羽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小松把孩子打掉,不然的话,要是被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了,恐怕会对小松不利。

  “打…………打掉?”听到丁羽的话,白小松整个人都震惊了起来。

  这把孩子打掉?可是…………

  “小羽,你让我先想想吧。”白小松低着脑袋,他虽然现在整个人都充满了不知所措,但是他也没想过要打掉这个孩子啊。

  “好吧,现在不着急,你先去楼上睡一觉吧,我等下做好晚饭后再叫你。”

  丁羽也没有强迫白小松,现在的白小松确实是得好好想一想。

  点了点头,白小松就站了起来,往楼上走去。

  这个诊所是丁羽和白小松的共同住址,两人一起从孤儿院里长大,一路扶持着彼此上完了大学。

  这栋在市里的二层小楼房,是丁羽死去的父母留下的,直到丁羽十八岁的时候,法院才还给了丁羽,也就成为了丁羽和白小松的家。

  至于为什么丁羽有房子还要去孤儿院,那是因为丁羽的父母也是孤儿,两人并没有亲人。

  为了避免丁羽没人照顾,所以才把丁羽送到孤儿院的。

  平时生活所需,一切都由孤儿院出钱。

  一楼被丁羽改成了诊所,二楼就是两人住的地方。

  回到二楼房间的白小松,直接就把自己摔进了柔软的床上。

 

 

第4章 :这个孩子是他的,跟总裁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的要把孩子打掉吗?

  白小松的手放在了肚子上,那里依旧平坦一片,如果不是检查出来的话,谁又能想到,里面已经有个差不多两个月的小生命了呢。

  白皙的手无意识的在肚子上抚摸着,饱满有肉的指肚划过衣服,就像是那晚总裁抚过他的皮肤,让他忍不住害怕,忍不住颤栗。

  绕是满怀心事,白小松也慢慢的睡了过去,最近他特别的贪睡,特别的贪吃,恐怕就是肚子里的小东西在作怪。

  晚上的时候,丁羽来找白小松吃饭,看到的就是一个就算睡着,手也还是放在肚子上的白小松。

  “唉…………”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丁羽就重新关上房门出去了。

  按照他对白小松的了解,白小松会留下这个孩子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甚至更多。

  别说是白小松,就算是他,应该也会留下的。

  作为一个孤儿,他们都太渴望有一个家,有至亲的人陪在身边了。

  夏季的夜晚,总是闷热的,就算白小松房间里开着空调,可也阻挡不住那层穿透皮肤直至心里的闷热。

  此刻的白小松,也分不清他自己现在是在哪里,不知是在做梦还是在看着自己的过往。

  幼儿园时,有亲子活动的时候,他总是和丁羽做在旁边看着其他小朋友们的父母,眼里充满了渴望。

  小学的时候,他的家长会也总是没人去,甚至还有很多同学嘲笑他们没有爸爸妈妈,久而久之的,他们都习惯了,但是内心里想要一个家的渴望,却越来越深。

  中学,高中,大学,哪怕现在他也没有父母,只有丁羽一个兄弟。

  到了最后,白小松还梦到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趴在地上朝他哭诉,让他不要把打掉他,小孩子一边说,一边就越来越远离他。

    • 上一页
    • 102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