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如你之意 作者:长笑歌

Ctrl+D 收藏本站

  如你之意

  作者:长笑歌

  简介:

  ————以下本篇————

  《全京城小0的梦中情1贺意被绿了》

  此事一出,多少小零削圆了屁股往贺意身边凑。

  可偏偏只有个姜未入了贺意的眼。

  酒店大床房上,姜未花了半个小时说服自己英勇献身,就看见贺意躺在床边,半打哈欠,喝酒后染了粉色的眼尾上挑,慵懒的眼神看过来。

  “谁跟你说,我是1的?”

  《贺意跟姜未在一起了》

  《姜未是攻》

  消息传开,京城小零纷纷哭着甩手绢。

  “谁让姜未长得太攻了,居然把贺意给攻了!”

  可只有贺意知道,狗狗为什么讨人喜欢,不止因为狗狗好看,不止因为狗狗可爱,是因为狗狗满心满眼都是你。

  他喜欢姜未,因为姜未满心满眼都是贺意。

  年下小狼狗哭包攻(姜未)皮上猛1皮下诱受(贺意)

  有酸有甜,攻会慢慢成长为一个大人

  排雷:受非处,受比攻大十岁

 

 

第1章 一封情书

  “贺总,我——”

  “谢谢。”

  贺意礼貌的点头,越过上前来说话的男人,朝右边走去。

  也不知道是谁把他被绿的消息传了出去,面子丢了不说,最近走到哪总有上来搭讪的。

  他拿起桌上的香槟抿了一口,舌尖在嘴里弹了几下。

  “贺总!”

  听到声音,贺意转身,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

  “姜董。”他遥遥举杯,走上前去,“生日快乐,您精神还是这么矍铄,家中肯定少不了喜事吧。”

  今天是姜为民的六十大寿,他的小夫人为他准备了这样一个酒会,京城有名有姓的、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在这个场子里。

  “贺总还是这么会说话。”姜为民笑着摆摆手,“没什么喜事,倒是有个不孝子天天惹我生气,气得我啊,皱纹又多了几条。”

  贺意嘴角含笑,朝姜为民身后看去,不孝子正双手抓着酒杯,呆愣楞盯着他看。

  不孝子的长相随了他母亲,生的漂亮,唇红齿白,双眼皮,眼窝深邃,头发乖顺的搭在耳朵尖上。

  就是看着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来酒会前他的助理方鑫刚跟他提过一嘴,姜为民的小儿子最近突然回国,估计会趁这次生日宴带出来混个眼熟。

  “你好,我是贺意。”贺意朝不孝子举了一下酒杯,举手投足间尽显成熟男人的魅力。

  姜未看傻了眼。

  “贺总跟你敬酒呢!”姜为民叱责道,一下子把姜未震醒。

  姜未慌慌张张举起手中的酒杯,下一眼看见贺意抿了口酒,于是一仰头把整杯白酒下了肚。

  “嘶——”白酒太辣,姜未没忍住龇牙咧嘴。

  “……”贺意一愣,而后轻笑一声,又觉得这样的场合嘲笑别人不合适,于是赶紧憋回去。

  姜为民不悦的瞪了姜未一眼,低声道:“别尽出这些怪声,你还嫌不够丢脸吗?”

  姜未一下子红了脸。

  “好了,快滚吧。”

  姜为民回过头,笑着朝贺意伸手。

  “贺总,咱们那边聊?正莱集团的策划案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几个细节没敲定,刚好趁这个机会跟你说一下。”

  “好。”贺意侧身让姜为民走在前面,朝姜未客气的点头,然后跟上去。

  姜未目送他爹跟贺意离开,转身钻进一个没人的小会客厅,第一时间给裴溯发消息。

  【姜未:见到了!见到了!】

  光是看见这两个感叹号,裴溯就能想象到姜未没出息的样子。

  【裴溯:怎么样?】

  【姜未:他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裴溯:真的假的?给我拍张照片看看?】

  姜未直接拒绝。

  【姜未:滚。】

  裴溯“啧”了一声,直接给姜未发了条语音。

  “跟你强调第十八遍,我,是纯1,跟贺意撞号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没有撞号,贺意他也不是我的菜,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现在把你脑袋旋转360度,目之所及范围内,十个人里就有三个人是冲贺意去的,拜托你分清楚谁才是你真正的情敌好不好?”

  听完裴溯说的,姜未泪流满面。

  他还没做好当下面那个的准备,猛然就遇到了喜欢到不行的人。

  但如果那个人是贺意的话……也可以接受。

  认识贺意的起因是裴溯给他发了一则财经新闻,几百字的新闻把京城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放在一起乱炖。

  裴溯本意是向姜未炫耀一下自己,可姜未却抓着裴溯打听了好几遍贺意。

  整篇新闻也只有一张贺意的照片,就是这么一张照片把姜未的魂儿都勾跑了,三十岁的贺意掩去浑身的锋芒,但姜未却觉得他被贺意的温柔笑意照得浑身热烫。

  对于这样的结果,裴溯很是不爽,于是当贺意被绿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给姜未发了京城gay圈爆料的帖子,正要嘲笑一番,谁知姜未为了追贺意,直接从国外飞了回来。

  “你先想想怎么告白吧,今晚上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如直接把他灌醉了献个身,不过我觉得明天早上贺意会直接用五百万解决你。”

  裴溯对贺意了解不多,他们做的不是一类生意,唯一的交集……

  大概就是他前任跟他分手时,信誓旦旦说自己喜欢的是贺意那样的,让他耿耿于怀了很久。

  姜未没再回裴溯的消息,他啃着手指甲想了半天,去找会所前台要了纸笔,在小会客厅里憋了半天,绞尽脑汁,憋了一封酸溜溜的情书出来。

  从小会客厅出来,早已不见了贺意的身影,姜未慌张之下拉住一个服务生。

  “你有没有看到刚才坐在这边的,一个穿银灰色西装的人去哪了?是已经走了吗?”

  服务生问:“是一位姓贺的先生吗?”

  “对对对!”姜未连忙点头。

  “贺先生好像喝的有点多,被人扶着去卫生间了。”

  卫生间?

  喝多了?

  刚才裴溯给他支的那招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姜未赶紧往卫生间跑。

  会所的卫生间装修豪华,私密姓也极好,每个小包间都带独立的蹲便座便跟洗手池。

  还没进去,姜未就听见贺意的声音传出来。

  “谢谢你带我过来,但是……其他的就算了吧。”

  另一个声音接着响起,仿佛带着钩子,极尽魅惑,一字一字往外蹦。

  “贺意,别跟我说你还没走出情伤,你不是这样的人。”

  姜未慢慢探头,透过一条狭窄的缝隙,他看见贺意斜着身子靠在洗手台上。

  一米八五的身高,贺意的屁股刚好坐在洗手池边缘,他身前站了一个漂亮的男人,比他矮了一头,正用细长的手指头勾着贺意的领带不断拨弄。

  贺意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勾起一边的嘴角。

  “我已经快十年没听到过情伤这个词了,你说的对,我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只是在简单的拒绝你。”

  漂亮男人往前走了一步,脸几乎要贴上贺意的,他启唇,以气音问道:“理由呢?”

  贺意依旧笑着,突然伸手捏住漂亮男人的下巴。

  “没什么理由,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也不用说什么改变之类的话,人骨子里的喜好跟姓格,是永恒不变的。”

  说完,他朝眼前男人的唇上落下一个轻吻。

  “还有,你这样的调情只适合床做鬮,要谈感情的时候大可不必。”

  姜未睁大了眼睛。

  贺意都跟别人亲嘴了,他情书还没送出去!

  来不及思考,姜未“砰”的踹开小包间的门,直愣愣冲了进去。

  贺意放开手,转头看向姜未,眼里带着不解。

  “……姜公子是走错了么?”

  姜未憋得耳朵都后张,一对好看的浓眉紧紧皱起,他大步走到两个人跟前,看了看贺意,又看了看漂亮男人。

  最后憋出一句话:“你……你、你自重一点。”

  他说这话时低着头,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贺意当他说给另外一个人听,以为两个人是认识的,于是赶紧站直身子,离他们远了点。

  “抱歉,开个玩笑。”

  姜未强势挤进贺意跟漂亮男人中间,还不忘抛给漂亮男人一个威胁的眼神。

  漂亮男人轻笑一声,从手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塞到贺意西装口袋里。

  “需要床做鬮时就联系我,谈感情就不必了,我也嫌麻烦。”

  说完转身离开。

  姜未被这种直白的姓暗示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胸膛起起伏伏,朝着漂亮男人离开的方向小声嘟囔了一句:“臭不要脸!”

  贺意没听清,侧耳问他:“你说什么?”

  姜未赶紧摇头:“没什么。”

  贺意没在意,转过身洗了把手,朝外面走去。

  刚走了两步,身子猛地向右侧歪了一下,好在立马有人扶住了他的肩膀,支撑住他身子的胳膊也十分有力。

  “多谢。”贺意站直,闭了闭眼,“喝的有些多,我打电话找助理来接我,姜公子先去处理自己的事就好。”

  “不要找你助理。”姜未扶着贺意往外走,“我送你出去,车在负一还是负二?”

  贺意脑子昏沉,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回了一句负二,就被姜未带出去。

  两个人身高相仿,好在贺意人瘦,让姜未没太吃力。

  方鑫今天开了一辆小跑,没有后排,姜未把人扶进副驾,还贴心的给贺意系好安全带。

  系好之后,他又从车窗探头进去。

  姜未想跟贺意告白,可贺意的助理在这盯着,他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

  “还有其他事吗?”贺意半抬着眼睛看他,“还是姜董有什么不方便说的话要托你转达?”

  “没、没别的事。”姜未舔了舔嘴唇,灵光一闪,突然指着主驾外大喊道:“看!飞碟!”

  方鑫下意识转头往外看。

  就是这个时候,姜未趁机凑到贺意耳边,留下一句话,然后捂着脸狂奔离开。

  “什么飞碟?”什么都没看见,方鑫转过头来,却只看见贺意一个人,“那小子呢?”

  贺意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笑了,他放松身子,屁股下滑,整个人窝进座位里。

  刚才好像听到了一句……我可以追你吗?

  “走吧?”方鑫问。

  贺意点头:“走吧。”

  正要启动车子,副驾的车窗又被拍的“哐哐”作响。

  贺意降下车窗,看着去而复返的姜未,挑了下眉毛。

  姜未满脸通红,连耳朵都是红的,他一言不发,往车里丢了样东西,又撒丫子跑开。

  待车子驶上高架,方鑫才好奇的问道:“他给了你什么机密文件,怎么不打开看看?”

  贺意一手捏着耳垂,一手把薄薄的信封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就是不打开。

  信封上只落了个署名,他举到车窗旁边,就着外面的路灯瞅了眼。

  姜末,这什么名字?哪有人叫姜末儿的?

  重新窝回座位里,贺意猜测道:“应该是情书吧。”

  方鑫噎了一下,“情书?这玩意自打高中毕业就没收到过了。”

  “是啊。”贺意轻笑一声,他也很久没遇到过这么可爱的人了。

  这位姜末儿不会以为他们还在学校吧?追人还要写情书的。

  这样的举动在三十岁的贺意看来,就好像一个小孩突然闯入了成年人的世界,做什么都格格不入。

    • 上一页
    • 64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