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建游戏后我成了造物主 作者:上苍(上)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末世降临,土地荒芜,食物紧缺。

  魇兽击毁大地,猎杀生灵。

  活着成为了万物的奢望。

  而在世界陷入绝望深渊之时,突现蜃楼。

  蜃楼使者慷慨救助生灵,猎杀魇兽,在末世中建立最后的净土。

  人类将之称为——希望之城。

  ——

  社恐何方足不出户已经三年了,每天的事情就是吃饭睡觉打游戏。

  某天何方突然出门,发现街上人很少,并且全都是俊男美女。

  突然冲出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抱住了他的腿哭喊:“城主大人,请让我留下来吧。”

  社恐何方不知所措,连忙拉起跪地乞丐逃离案发现场。

  在他身后,乞丐望着何方离去的背影,被造物主触碰的地方都像是得到了净化。

  众人羡慕嫉妒地看着乞丐。

  “幸运的家伙,竟然得到了造物主的垂怜!”

  “让他给我工作吧,有了他,也许我就有机会得到造物主的注视了。”

  回到房子的何方哭唧唧的点了个奶茶安慰安慰今天受伤的心灵。

  圣主怜悯世人,接受卑微者顶礼膜拜,收获信仰。

  然而完美的圣主却在四下无人之时穿上了黄色外卖制服,凶猛圣兽变成小电车。

  外卖车两个小轮子跑的飞快,去给他们的造物主送外卖。

  圣主在楼下照着后视镜,梳理金色长发,忧心问圣兽:今天的我好看吗?能吸引造物主来个外卖小哥之恋吗?

  片刻后失望归来:他不见我他又让我把外卖放门口呜呜呜呜。

  ——

  何方打开了他玩了三年的基建游戏——末日建城。

  看到游戏内圣主的神像在哭泣。

  何方:“是什么任务吗?是哪里又有灾情了?还是魇兽又袭击人类了?”

  强制任务:安慰哭泣的圣主(请献上您宝贵的吻安抚圣主)。

  何方爬上了巨大的神像,站在神像的肩头,双手贴在神像的脸颊,亲吻了它的眼角。

  注:1、主角已经穿越可是他自己不知道。

  2、本文1v1,主受,攻是地标(圣主)。

  内容标签: 末世 甜文 爽文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方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以为在玩游戏没想到成了造物主

  立意:在逆境之中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新的世界和人生

  VIP作品简评

  全球排名级游戏强者何方和他的整个基建游戏存档一起穿越到末世,带领无数强悍的NPC和无人能敌的城市,一起横扫末世;建设新城市,救助在末世中摸爬滚打的人们,阻止悲剧的重复发生,成为了整个末世中带来希望的造物主,赋予末世世界新生。

  主角热爱游戏,爱护NPC,NPC更是回报主角绝对的忠诚,共同努力创造出希望和救赎的城市,人物形象鲜活有趣;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游戏中的主角,为了整个末世焕发新生而进行各种尝试,努力成长,全文思维细腻,感情真挚,是值得仔细阅读的作品。

 

 

第1章 

  一望无际的黑色森林之中,佝偻人类身影踉跄着脚步缓慢的行走。

  人类身上包裹着厚重的铠甲,铠甲外部已经四处破裂,露出了木质的纹理,从铠甲里发出闷闷粗糙又艰难的强烈的呼吸声。

  最终人类摘掉了过滤面罩,面具从指尖滑落在地面。

  男人容貌平凡,面容枯槁,干枯起皮的唇裂开流出血液,身-体的本能让男人舔干净这细小的液体。

  三天前,他带领的佣兵小队进入了这一片魇兽林,想要谋得资源,却没想到他的小队为此付出了生命。

  所有的补给都在队友的身边,可他不能回去,靠近队友等于死亡。

  魇兽种子种植在队友身上,队友的身-体被吸收完之前,种子始终处于活跃状态。

  男人摘掉了面罩,露出了皮肤,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过滤面具,等待他是渴死、饿死,或者被魇兽种子种植,成为魇兽,四处活动传播种子。

  等待他的无一不是死亡的结局,再此之前,他想作为人类再看一眼太阳。

  可偌大的黑色魇兽林,却吞噬了光芒,仰头却只能看到漫无边际的黑暗。

  直到一抹青翠的绿色突然映入男人的眼角。

  男人瞳孔收缩,缓慢的扭动着仿若生锈的脖颈,仰目望去。

  从魇兽林的缝隙之中,一抹葱绿映入眼帘。

  男人向着那个方向靠过去,青葱的草地生机勃勃,和魇兽林的黑色形成了极其分明的分界线,男人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海市蜃楼?”手中的头盔掉落在地面,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一片梦幻般的仿若世界最后的净土的蜃楼之中。

  男人踩在了柔软的土地之上,碧草的芬芳进入了鼻腔,突然空中有飞鸟扑着翅膀从空中划过,映入在男人的眼中。

  再靠近些许,一望无际的农田映入了男人的眼中,一眼望去,能看到构造在地面上,一座真正的城市。

  “这怎么可能,这是……城市?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城市?”男人瞪大了双眼,踉跄着脚步迈向仿佛虚幻的城市。

  然而随着走近,城市却并没有消散,反而越发的清晰,在城市的周围层层的农田一片盎然绿意。

  男人趴在农田的最边缘,双手颤抖着想要去触碰在土地中精神抖擞的蔬菜。

  放眼望去尽是郁郁葱葱的绿叶,在绿叶之下,白色的萝卜露出了一点点果实。

  男人忐忑不安,伸出手小心的一点一点的扒开包裹着萝卜的土壤。

  甚至连萝卜扎入地面的萝卜须都细细的从土地中收敛,白生生的萝卜带着泥土被小心翼翼的捧着白色的萝卜,男人极其珍重的咬了一口。

  白白胖胖的白萝卜丰富的汁水迅速流入了口中,清脆香甜的味道让男人无法抑制的悲上心头,食材特有的新鲜和美味是他出生以来感受过的最美好的味道。

  即便是移动城市联盟的萝卜都比不过这根萝卜的震撼美味。

  男人无法抑制的想要哭泣,可缺水却让他无法流泪,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亡,这一切都是死亡之前的幻象。

  大口大口的啃着白萝卜,男人仿佛回到了五岁,哭闹着哀求父母后,父母给他的一顿他至今都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艰辛才吃到的一口新鲜的食物。

  突然间,一道阴影笼罩了他,佣兵的本能让他想要躲闪,可即便是死亡也舍不得放下手里的白萝卜。

  男人抬头,入目的却是一个完全没有穿着任何防护铠甲,身着柔软布料的农夫。

  农夫露出被太阳晒黑的精壮的手臂和小腿,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农用铁叉,毫不犹豫的将锋利的铁叉狠狠的朝着男人的脖颈扎下来。

  男人无法做出任何反应,这个人出现的实在是太快,也太寂静,游离在生死边缘二十年的他,居然完全无法察觉这个人的靠近。

  这个人,是强者中的强者!

  会死。

  至少在死前,吃到了在这个世界可以被争的疯狂的新鲜的白萝卜。

  “咦,萝卜小偷?”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出现在了他们周围,这声音一瞬间撕裂了笼罩在男人面前的黑暗和杀意。

  那凶狠的农用铁叉没有落下,转而直接扎入了土地。

  凶狠的农夫突然神色一木,冷意全部敛去,留下一脸的憨厚和质朴,开始认真翻弄土壤,仿佛只是一个勤勤恳恳工作的农民。

  男人遥遥的注意到在远处的农田外围,正在小跑过来的少年。

  少年五官精致,皮肤极其白皙,黑色的短发有些凌乱,深黑的瞳色堪比世界上最珍贵的黑矿,穿着轻薄的衣物,明媚的阳光的为他镀上一层浅浅的柔光,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跑一般极其脆弱,却也同样精致美丽到让任何人震撼。

  一生险峻流离,他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却从来都不曾经见过这般干净透明到让人心生敬畏的耀眼之人。

  男人只能呆呆的看着少年跑来,如同目睹神降临。

  何方来到了穿着极其奇怪的黑色男人身边,看着男人头顶的红色感叹号,是一个低级任务。

  《墟无重启》上线联网的第一个游戏任务居然不是主线,有些出乎预料。

  “这样做游戏,活该你游戏没人玩。”何方小声嘀咕了两句,弯下腰来看着匍匐在地上捧着白萝卜一脸惊恐的男人,愣了一下,莫名的放轻了声音,“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男人愣了一下,颤抖着嘴唇半天没说话。

  何方等了半天没有回答,有些疑惑:“卡bug了?”

  “对……对不起……”男人好半天才声音沙哑的说出了第一句话,“偷了萝卜,对不起。”

  何方抬头看了一下一望无际的萝卜地和正在附近耕作的农民N-PC,又看了一眼狼狈的男人,回答道:“我替农民跟你说没关系。”

  只是萝卜而已,大概明天就又能长出来了,他看上去很需要这个萝卜。

  然而男人却好像没能理解何方的话,颤抖着手,脸上还浑浊着吃萝卜汁水流到脸上的脏污:“我会付给你钱,我一定会……”

  何方眨了眨眼睛,这大概是个简单的获得金钱的任务,如果不接受,恐怕这个看上去饿到极致的N-PC会不愿意进食:“那给我吧。”

  何方打量着男人,奇怪的看起来像是用植物制作的盔甲将男人的全身包裹的密不透风,所以男人现在汗水淋漓看上去极其狼狈,如此细节的表现,简直和真人一样。

  男人从浑身上下铠甲中搜出了很多货币,递给了何方,何方数了数,不是很多,这个男人上上下下摸索像是要把所有的钱给他的模样。

  “够了,不用了,萝卜而已,不值钱。”何方推拒。

  会用高价去买一个萝卜,基本是金钱任务N-PC没跑了。

  这点钱和他一个城市每天的运转缴纳的税款相比,这几个小钱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男人却显然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只需要这一点货币就可以买到这些萝卜了吗?”

  “够了。”何方算了算货币价值,他给的钱都足够买下二十多公斤的萝卜,他并不想白占N-PC的便宜。

  “谢谢,非常感谢您。”男人露出了感恩戴德的神色。

  何方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把带着泥土的萝卜一点也不剩的吃了下去,甚至还舔干净了手指,最后还妄图从脸上把沾到的萝卜汁刮下来再吃一点,何方看不下去了。

  顺手又拔了一根萝卜,拍干净了泥土,还那湿巾擦干净递给男人:“吃吧。”

  男人一点也不迟疑,抱住萝卜就开始啃,何方迷惑的是男人不仅啃完了萝卜,还把何方不嫌麻烦弄下的萝卜须从地上捡起来也吃了,更别说萝卜叶了。

  何方连续给男人喂了几根萝卜,这次也不擦了。

  这难道不是普通任务吗?还是只要一直给这个男人就能吃到天荒地老?

  终于男人在吃到第十根萝卜之后,动作缓了下来,但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咀嚼着,似乎在享受着萝卜的美味,没有完全停止。

  他看上去……真的很喜欢萝卜,何方眨了眨眼睛。

  “这里是什么地方?”男人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了很多,似乎也因为吃了萝卜比起刚开始有了些许气力。

  “是我的城市。”何方说道。

  “你的……城市?”男人愣愣的,将眼神艰难的从耀眼的少年身上剥离,去看那耀眼的在阳光之下生机勃勃的城市。

  “对,我是城主。”何方半蹲在地上,去打量男人身上奇怪的铠甲。

  “城主……”男人喃喃,然而眼神却突然焦急,“你们快点带着所有人离开,在远处,在那面,魇兽林已经到附近了。”

  “魇兽林?”何方向着男人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在草地的交界处是一片黑色的什么都看不清楚的地界。

  那里不是游戏边界吗?

  《墟无重启》是一款模拟经营类游戏,土地的扩展是需要各方面设施达标之后才能成功扩展的,而这些黑色的区域就全部都是他目前还无法扩展的区域。

    • 上一页
    • 76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