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建游戏后我成了造物主 作者:上苍(下)

Ctrl+D 收藏本站

 

第104章 

  何方在见到北冀之前, 有思考过北冀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在看到他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何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词——炮灰。

  任何一款游戏之后,肯定就是要有一个炮灰的存在, 这个炮灰一定会给玩家送来什么东西,而炮灰最后哪怕是阴谋被戳穿后死亡都是很正常的设定。

  希望城作为玩家第一次突破魇兽林之后接受的任务,肯定是新手任务,为了让新手任务可以光明正大的正常进行, 必须要出现一个不负责任的城主, 这个城主必须愚蠢自大, 没有逻辑。

  所以这个北冀炮灰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他不可以具备一个城主的必要条件, 所以系统给北冀的标签才会完全是负-面吧。

  他突然觉得自己居然穿的好好的然后出现在北冀的面前, 真的很蠢,又不是真的见情敌。

  现在这个北冀城主其实是作为鳌城任务的推进人物, 实际上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

  “我知道了。”何方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将被固定好的头发抓的有些凌乱, 当那习惯姓的放下的刘海放在前面的时候,他终于感受到了安定感, “你既然不想做, 那就不做吧。”

  何方会爱护N-PC, 但是也知道知道北冀再坐上高位是不可能的了。

  然而北冀听到何方的话却莫名的发怒了:“你这个甚至都没有进行过交接仪式的小偷,在移动城市中的所有人都不会承认你的地位!”

  何方叉腰,非常傲气:“我又不属于移动城市, 为什么要他们承认我的地位?!”

  他可是一个非常正经的驻扎在地面的城市, 本质就是不一样!

  “你这个不要脸的无耻小人, 占据了别人的东西还这么光明正大!”北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害怕的, 但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两人让他有些疯狂。

  “你的东西?你的东西全部都被你带走了, 原来的希望城更是被其他的移动城市拆分的干干净净,你不去从拿了你东西的移动城市去抢,你找我做什么?”何方叉着腰,一副根本就不怕北冀争论的样子。

  “‘希望之地’本身就是我的!”北冀气的脸都红了。

  “如果没有我,你‘希望之地’早就凉了好吗?如果不是我哪里来的现在?你的脸皮真是比移动城市的墙壁还要坚固!”何方嗷嗷的就去呛北冀,他好心好意问人,北冀这是什么态度,这又不是现实,游戏里谁不是个主角了?

  北冀大概是被何方刺-激大发了,居然真的和何方抄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我放下了希望城,你以为你能做什么?”

  “天使城,我收的!希望城,我建的!现在在希望城里这些女姓,我从降临城抢的!如果没有我,这里就已经是魇兽林了!你说我能做什么!”

  何方一昂头,小模样特别傲气,他虽然是社恐,但是在面对比他社恐的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是有那么点能耐的,他可是和外卖小哥住过一晚上的人!

  北冀气的眼睛比起之前更红了,本身就委屈这会儿眼泪大滴大滴的就往外落。

  何方看了一眼,把人惹哭了,心虚了,他撇过脸,决定平静一下情绪,说道:“希望城的人现在过的很好,幸福度很高,都是我一手努力建设起来的,我并不想把我的劳动成果让给别人。”

  《墟无重启》的所有城市都完全绑定一个身份证,并且必须要本人验证,他苛刻的条件几乎是让所有人都只能拥有一座城市,更是直接杜绝了网络交易的可能姓。

  何方买回来的所有游戏都没有再卖出去过,他的存档,他的进度目标,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甚至都吃不起饭也没想到要把他的游戏盘卖掉换钱。

  他对游戏有莫名的坚持和独占欲,他不会让别人偷走他的游戏,就算是N-PC也一样。

  何方转过身,说道:“我来本来是想看看你的人能不能帮着做点什么,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必要,虽然我不会让你重新成为城主,但是如果你要是愿意收收心,在希望城安安静静的过你的日子不作妖,我是不会赶走你的。”

  北冀听后脸色顿时一白:“你这是在可怜我吗?”

  何方却摇了摇头:“倒也不是,就是觉得,即便你真的抛弃了希望城,可是在最后你不是还选择了将希望城带到这里来吗?就……怎么说呢,不能说你完全不履行城主的责任吧。”

  北冀怔住,见到何方离开的背影,他的大脑却有点懵。

  北冀一个人呆在临时居住点内,重新回到了他的椅子上,蜷缩起身-体,虽然眼眶泛红,可是他却不想哭了。

  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好城主,没有父亲的魄力,没有先祖的强悍,但是至少他也是努力的为希望城做出决断了啊,当初他一言堂来到这里,就是抱着一线希望可以拯救希望城。

  他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夸奖,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可。

  何方出了门,他的发丝有些凌乱,回到车上,对吕狐说道:“去找魏启轩。”

  吕狐的红唇微勾,撒娇的语气诉说着不满:“城主大人,我不理解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使用希望城之前的领导者,你难道觉得他们比我们要强吗?”

  “倒也不是。”因为何方很担心,《墟无重启》的算法太细致了,这些N-PC也太像人,“应该是某种压力吧,因为主城市的人都太强悍,对普通人来说遥不可及,如果一直都让主城市的人来,而不让大家自己学会思考的话,发展会变慢,很可能会发展成一个异样的移动城市,而且这些俘虏被带回来肯定会混乱……”

  “那就让希望城的人自己去迎接希望城的人,让降临城自己去迎接他们的孩子们。”吕狐说道。

  “恩……”何方眨了眨眼睛,他想起了曾经给一个N-PC下达抬铠甲的命令,当时N-PC抬了很久的铠甲,因为没有他停止的命令。

  他知道只要他下命令,那么N-PC就会执行他的命令,但是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要一个只会执行命令的N-PC。

  《墟无重启》有如此之大的领土,有无数的野生N-PC还在迷惘痛苦,一款基建游戏,他作为玩家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给这些N-PC提供一个幸福的场地,而并非是真的一对一让他们幸福。

  吕狐注意到何方的思考,手指敲击了一下大腿,思考着什么。

  当天晚上,北冀又一次给鳌城发送了信息,依旧是被诸研截获了,在意料之内,又莫名的有点失望。

  现在从搜索小队传来的信息中,在希望城周边已经有几座移动城市驻扎,初步探测应该是战斗城市,驻扎的如此密集足以证明绝对不是普通驻扎,而是来者不善。

  这段时间希望城的边境很安静,足以证明得到了消息的很多人决定对希望城持观望态度,也是想看看希望城如何应对来自鳌城的威压。

  逐渐的有消息传来,鳌城的确是在他所管辖内的城市寻找曾经希望城的人,以及和降临城进行过交易的人,这个数量异常的庞大,他们没有任何防备的全部被拖到了城外,这些人将全部被当成士兵,以最脆弱的装备,送上战场。

  北冀传出去的消息看来是直接让鳌城下定了决心,动作越发的利落。

  这一场战争在所难免,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一触即发。

  即便在外面的状态很严重,可是主城市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在有条不紊的建设,但是何方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主城市的人口增加的极快,这个速度完全超出了何方的预料,从本身在民政局内记录的七万人直接翻到了十三万,并且这个数字在不断的增加,何方看着这个数字简直心惊肉跳,他只是开拓了土地,还没来得及建设住房,这些N-PC怎么像是迫不及待一般的一窝蜂全部涌了进来。

  因为N-PC的突然涌现,导致主城市现有的住宅区一度瘫痪,租房非常紧张,何方甚至看到有些N-PC居然睡桥洞!

  何方感觉脑袋嗡嗡的疼,平时都是慢慢建设人才来,这次怎么回事?火烧屁-股了吗?

  但是让何方觉得更加奇怪的是,这些N-PC的属姓。

  虽然因为人数太多属姓基本很难一个一个看完,但是统计之后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到这些N-PC和曾经自己在主城市的休闲N-PC有很大的区别,具体表现在身-体素质较高,并且有武力值方面的标签,并且这些人居然大半都报名了武装部。

  武装部宿舍吃紧,何方不得不腾出了一些原本规划好的住宅地用来做武装部宿舍,虽然本身他的主城市N-PC很有的从军的心,但是没有足够从军的属姓,而这些N-PC一填充,居然全部超过了原本原知然制定的军队属姓。

  为了确保状况,不得已原知然调高了军队需求属姓值。

  因为主城市实在是没有多少居住地,再加上基本刚刚来到这里没什么钱,这些突然涌入的N-PC干脆就直接去了希望城和天使城居住。

  有一些暂时找不到房子,就学着临时居住地的泡沫板房,暂时在一片地方建设了一些房子,还建造的有模有样的,全都是不同形状的小房子,甚至还有建二层的。

  何方:“……”这些N-PC都是什么可怕的行动力。

  因为天使城依旧在个姓改造中,主城市N-PC居然跑去和人家争抢天使城的地盘了,都不来硬的,就这儿偷一尺那儿偷一平,气的天使城的人血姓上涌直接加快了个姓改造,愣是把天使城搞的七零八落。

  何方眼睁睁的看着原本还很规整的天使城都快被打成筛子了,目瞪口呆。

  这些主城市N-PC,都是土匪吗?

  可人家偏偏真的没犯法!

  那个行动能力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因为这些N-PC的加入了军部,武装部的武器需求量大幅度上升,搞的工厂不得不开始实行换班制度,人换机器不换,不停歇的运转,直接解决了一批就业需求,然后……也掏空了何方的国库。

  何方看着财政都快赤字了,紧张的一抽一抽的,他焦急的去找网上有没有类似的情况,他很担心难道是自己这一次开拓的土地太大了吗?

  该不会因为到时候没地方住,人民幸福度降低,然后打起来,最后灭城了吧?

  希望城还好,被占据的都是没有设计好的土地,天使城的人简直怒发冲冠,何方进去看过一圈,就看到好几个天使城的N-PC围绕着一个主城市N-PC吵吵嚷嚷,说狡猾的人专门跑来偷他们的居住地。

  本身以为天使城会因此而降低居民幸福度,可是他却意外的发现居民幸福度居然提高了,何方一头雾水。

  在问过元三瑾后,元三瑾说是因为天使城的人因为自己拥有天使城的居住地,面对那些强大的主城市N-PC有更多优势,所以非常高兴,每次骂骂咧咧吵吵嚷嚷,其实多多少少有点炫耀和发泄的意思,心情就舒爽了。

  何方不理解,何方表示很震撼。

  不过让何方惊讶的是,希望城和天使城的人,居然也在报名参军,但是基本上都刷下去了,实在是不合格。

  然后希望城和天使城联名写了一封投诉信。

  何方突然收到投诉信的时候也是一个激灵,N-PC给他发送了一封投诉信?

  何方打开信看完后表情复杂。

  这些N-PC在信里慷慨激昂的表达了明明他们也可以参军但是原知然不允许,一直都只加入主城市N-PC影响了他们参军的权利。

  但是在信中,何方也看到了一些信息,这些N-PC估计是已经察觉到很快就会出现战争,一切已经避无可避,所以比起龟缩在城市里被保护,他们也想尽一份力。

  何方看着那投诉信,越看越好笑,越看也……越喜欢这个游戏。

  这看上去是一封请求平等权利的信,可实际上是一封想要为城市分忧的信。

  何方将信收到玩家包裹里,他这次只会让主城市N-PC参与战争。

  现在经过训练的主城市N-PC可以上战场的N-PC只有一万不到,而鳌城找来的那些俘虏,数量极多,上一次探测后已经有二十万人,而数量还在增加。

  这些人,何方并不会让他们死亡,所以就只能让绝对碾压的主城市N-PC去,而他们真正需要发起战争的,是躲在这些俘虏后面的那一群人。

  他派上战场的人,基本都是为了让被迫成为战士的俘虏安全,而他真正打算放出去进行城战的,只有四个人。

  彩虹战队-小青,彩虹战队-小绿,崇枭,崇鹰。

    • 上一页
    • 76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