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作者:长缨止戈

Ctrl+D 收藏本站

 文案:

  帝国元帅江厌长相俊美,战功卓绝,无奈却是个不婚主义者,曾多次扬言不会结婚不会要孩子。

  谢观宁看着采访视频里一夜情对象不苟言笑的脸,揉了揉尚且酸痛的腰,嗤笑了一声,十分冷静地低头继续修机甲,只当被狗咬了一口。

  直到一个月后——

  他怀孕了。

  谢观宁:……

  nm。

  ————

  传闻谢家自幼失踪的小儿子被找回来时正在脏乱的地下赛场里修着机甲,浑身脏兮兮的满头大汗,行为粗俗,对于礼仪更是一窍不通。

  众人皆叹这个小少爷怕是毁了,可惜了谢家一家的人中龙凤。

  直到谢家举办的宴会上,那位新找回的小少爷身姿玉立,在人群中举止大方进退有度。众人看着那张和惹得众多高校争抢的状元如出一辙的面孔,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后来,新型机甲问世,背后的设计师名声大噪。

  颁奖典礼上,全星际看着少年荣誉加身。却没人见到,后台昏暗的角落里,高大的alpha抱着孩子,眼睫轻垂,语气可怜:

  “谢老师已经分给了机甲那么多,能不能考虑给我和孩子一个名分呢?”

  ps:

  1、甜文,延续狗血

  2、文案的带球跑只是玩梗,实质上并没有“跑”这个动作,大家不要误会。

  3、我自认是感情流,但是事业占比应该也比较多。

  4、会有副cp,正文涉及不多,但是大概率O攻A受(标亮),雷者勿入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观宁 ┃ 配角:江厌 ┃ 其它:长缨止戈

  一句话简介:揣崽后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立意:自信自强,努力做自己!

 

 

第1章 

  “哗——”

  喧嚣的叫好声灼烧了沉寂紧绷的空气,一波高过一波的沸腾如火焰一般倏地燃爆了整个地下赛场,气氛瞬间变得灼热而疯狂。

  地下赛场的最中央一人高的宽阔高台上,一台高大的银白色机甲伫立中央。在它面前不远的地面上,则倒着一台黯淡的黑色机甲,只那通体的弧度,却是丝毫不复赛前的流畅与光泽,反而充斥着破损的痕迹,残败不堪。

  高台之上的四周设满了密密麻麻的观众席,此时也是座无虚席。在黑色机甲倒地的瞬间,观众们的掌声霎时响起,哄闹声一阵高过一阵。

  地下赛场的裁判坐着小巧的机甲椅悬在半空,慷慨激昂的声音传遍每一个角落:“本场比赛,获胜者是76号!让我们恭喜76号,达成十连胜!成功晋级半决赛!”

  银白色的机甲闪烁着耀眼的光,它抬起手臂冲着观众席挥了挥,沸腾的声音传遍每一个角落。

  押注胜利的人神情癫狂,狂热无比,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那些一脸懊恼的失败者,注定要在今日血本无归。

  ……

  地下赛场由正中央的格斗区和外面的生活区组成。今天是半决赛的最后一场,观众们热切的讨论声也传染到了外面的生活区。来往的行人或是在说自己借此赢了多少,或是在埋怨这一次险些把家底输了进去。

  外面的声音不绝于耳,而地下赛场角落里的一间铺子里,少年神情自若的看着书,对于外面炒得沸反盈天的话题只当充耳未闻。

  铺子里只开了柜台前面的一盏小灯,稍显昏暗。透过外面的光隐隐能看见里面堆得满地的工具零件,杂乱的几乎没有下脚之地。

  唯一算是干净的地方,就只有靠近门的一处柜台。

  少年一身黑色的宽松运动服,姿态懒散地窝在脏乱的椅子里,衬得身型单薄消瘦。

  他头上戴了顶同色的帽子,将那凌乱的碎发压在了额际,丝缕不听话的悄悄钻了出来,露出那璀璨的金色光泽,掩盖住了那低垂的眉眼,只隐约可见那高挺的鼻梁,露出来的皮肤细腻白皙。可目光再往下,却见一个黑色的口罩,遮住了鼻梁之下的大半光景。

  少年衣领拉得高高的,袖子也是长长的,眼睫低垂间,只有那时不时伸出来翻书的纤长手指露出了一点庐山真面目。

  铺子位于赛场角落,稍显安静,没有人的时候他可以保持这个姿势看书看一下午。

  可安静的时光终究是短暂的。

  脚步声慢慢接近,少年垂眸看着书上的内容,眼皮子闲闲抬起,看向外面的瞬间,精致的桃花眼不由微微眯了眯。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嗨~”

  门口的青年身形高大,面上带着一张银色面具,虽看不清神色,却能听出声音间的悠然与热情。

  少年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收了回来,懒洋洋道:“恭喜,十连胜。”

  青年耸了耸肩,往前走了两步:“你这态度实在不像是恭喜的样子。”

  谢观宁站了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又不着痕迹地按了按后腰,他斜睨他:“不然呢,一个预选赛,还得我兴高采烈地给你庆祝?”

  他伸出手,青年识趣地把一个银色的戒指扔给他,看着他转身往里面走的身影,忍不住为自己抱冤:“你别看不起预选赛好不好?那么多人连预选赛都没过呢。更何况,我可没输过一场,十连胜,就说这地下赛场有多少人能做到?”

  谢观宁懒洋洋朝着后面走去,边往后摆了摆手:“帝国军校的高材生,你跟人家业余的比?”

  青年撇了撇嘴,往前跟了两步,轻哼道:“等我拿到决赛冠军,看你还能怎么说。”

  穿过后门,眼前瞬间豁然开朗。

  铺子的后面,是一片十分宽阔的空地,辅以一些专业的机器,足以容得下数个大型的机甲。

  谢观宁随意拨了两下戒指释放出机甲,银白色的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可见这场比赛,也不是青年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他皱了皱眉,绕着机甲走了一圈,即刻就进入了状态。

  青年本就是闲不住的,原本还想絮絮叨叨聊上一会,见状也不由沉默下来,有些无聊地靠在一旁的墙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墙上经久破损形成的洞。

  机甲表层大大小小的伤口虽多,但不难处理。最主要的是机甲右臂上的一道伤,破坏了手肘处的一个零件,影响右臂的灵活,修起来有些麻烦。

  谢观宁半蹲在地上,金色碎发掩盖下的眉眼沉着冷静,手上的动作不停,一堆的工具零件拆拆卸卸,顷刻间却又恢复了原状。

  青年在一旁看着啧啧出奇,看着他细嫩纤长却格外灵活的十指和那瘦削柔韧的背脊,实在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其实我真的好奇你到底多大了。”

  谢观宁忙里偷闲扫了他一眼,额上的金发已经被汗水浸透,口罩下面的声音也带着些喘意。他随口回道:“你觉得呢?”

  青年沉吟思索片刻,道:“我觉得你应该没我大。”

  谢观宁哼笑了一声,他站起身来,用衣袖随意拂了一下额上的汗珠,鲜明的水滴就砸在了地上,浸湿了一片。

  “我说真的,你肯定没我大。”青年上下打量着他:“20?你今年有二十吗?”他想了想,又摇摇头:“应该没有吧,你看起来太小了。”

  人长得瘦瘦小小,声音也是清朗悦耳,20岁都算大了,看起来简直跟个未成年似的。

  谢观宁不爽地啧了一声,回眸看他,眼尾轻扬:“谁小了?”

  青年看着他额角的金色头发,撇了撇嘴:“可不是小嘛,还喜欢染这些花里胡哨的颜色。”

  审美遭受质疑,谢观宁顿时不爽了:“你怎么知道我是染的,我就不能是本来就这个颜色?”

  青年沉默片刻,幽幽道:“我前几天看你,你还是一头白毛。”

  谢观宁:“……”

  “上上次见你,是蓝色儿的 。”

  “上个月——”

  谢观宁已经完成了收尾,把机甲收了起来,一把将戒指扔给了他:“闭嘴吧你。”

  青年自觉胜利,顿时眉开眼笑。

  谢观宁起身回了铺子里,拿起柜台上的水杯仰头一饮而尽。水珠顺着脖颈滑落,和汗珠混在一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爽的地方。

  青年跟着走了进来,看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和细嫩的脖颈,讶然发现他皮肤挺白的。

  又白又嫩又小,简直不像个alpha。

  谢观宁斜眼看他:“没事赶紧走,今天提前打烊。”

  青年看了眼时间,惊讶地挑眉:“这才五点呢,那么早?”

  谢观宁含糊应付:“有事。”

  青年虽然好奇,但也知道这种场合不适合追根问到底。

  等到人走了之后,谢观宁才有些无力地瘫到椅子上,伸手按了按后腰,一阵龇牙咧嘴。

  真是……

  他自认为他的身体素质也不算差,怎么这都过了两天了,还是没完全恢复。尤其是刚才修机甲的时候蹲的时间太长,太费腰了。

  歇了好一会才舒服一点,谢观宁打开终端,见有消息下意识点了进去,就见谢夫人头像下面一句冰冷冷的话:

  今天晚上周家的宴会,别忘了。

  谢观宁皱了皱眉,心情不是很好地想关闭终端,却不想手滑点进了一个新闻。

  看着标题栏上夺人眼球的“江元帅表明人生规划”字样,谢观宁手指不自觉地顿了顿,就这么片刻的功夫,采访视频已经开始。

  镜头前的男人一袭深色军装,身姿颀长,垂首看向镜头时眸色冷淡,一举一动间偏偏又带着完美的礼仪与教养。

  谢观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悬在屏幕上方的指尖不由轻轻颤了颤。

  画面外的记者的声音传来:“江元帅有组建一个家庭的想法吗?对自己未来伴侣有什么要求吗?”

  “抱歉,”画面中的alpha下颚轻抬,声音和缓,平淡的眉眼中却又带着莫名的压迫之意:“我没有结婚的打算,也不会要孩子。”

  采访在这里戛然而止,明显看得出来是特意截取出来的。密密麻麻的弹幕已经将整个视频画面都糊住了,谢观宁扫了一眼,无一不是哭嚎着老公不要。

  他啧了一声,随手将视频关了。

  ·

  谢家在离市中心稍远的别墅区,谢夫人更是独占一栋奢华宽敞的别墅楼。

  谢观宁推开大门,就听见母女俩的笑声,伴随着女孩娇嗔的埋怨。

  他动作一顿,随即神态自若地朝着客厅走去。

  女孩掩嘴轻快地笑着,一手挽着身旁妇人的胳膊,亲昵地靠在她的身上,一副小女儿的娇态。却在看到来人的那一瞬间,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从粘着母亲的动作慢慢坐正。

  谢夫人注意到,回眸一看,神色平淡:“来了?”

  谢观宁在一旁站定:“夫人。”

  谢嘉然姿态端庄,漂亮的凤眼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随后轻飘飘地收回目光,端起面前的咖啡,姿态高傲地品了起来。

  谢夫人目光在他脸上一扫而过,掩藏住眼底的厌恶,道:“管家把你的衣服准备好了,晚上的宴会记得同我们一起出席。”

  谢观宁问道:“周家的宴会,为什么要我参加?”

  谢夫人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抬眼间又带着对他的不屑与轻鄙:“周公子生日宴,周夫人请了他同班同学。”她高高在上地觑着他:“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你该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别给谢家丢脸。”

  谢观宁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却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

  是周夫人点名让他去的。

  谢观宁眉头不着痕迹皱了皱,想起上次跟那位夫人见面的经历,属实算不上美妙。

  作者有话说:

  开文啦!!!

  对不起迟到这么久,主要之前做了好几版大纲,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再加上一段时间的倦怠期没什么码字的欲望,这才一直拖到现在,之后没意外的话应该会日更。

  这个梗跟之前的梗出入可能有些大,但是延续一贯的狗血生子,不虐小甜文。我自认是感情流,但是受的事业占比应该也有(ps:作者没碰过机甲,本身也并非工科专业,关于机甲的一切内容纯属胡扯,如有专业人士,只当看个乐子吧,千万别带脑子~)

    • 上一页
    • 73
    • 下一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