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草莽(五)

小说:盛唐风华 作者:天使奥斯卡
    越是强盗越要小心别人黑吃黑,杀人越货本就不是正经人的营生,所遭遇的也就多是非常之事。

    这些强盗剪径杀人结仇无数,自然也要防备着仇家上门索命,所以绿林人戒备心大多比普通人更重。

    尤其是现在还身处敌境,就更不敢松懈。

    表面看来众人夜间休息烤火用饭很是悠闲,实际上这些人轮番休息,营地附近始终有暗哨警戒。

    既是夜袭的行家,于防范戒备上自然也是好手,打败一支百人规模的江洋大盗不算难事,可是偷袭这些人的营地却很少有人能做到。

    即便是善战如骁果军者,几次夜袭全都失败,等他们到了地方只能找到篝火,连人影都看不见。

    今晚,意外终于发生了。

    这支队伍是由绿林中积年老贼组成,各个名声在外。

    哪怕是无名小卒,放到自己起家郡县都是可以让小儿夜不敢啼的狠角色。

    像是负责今夜值宿的金五、牛横,便是这等人物。

    他们的年纪其实比单通更大一些,为盗的时间也更长。

    手上究竟有多少人命,更是连自己都数不清的糊涂账。

    这等人自然少不了被官府通缉捉拿的经历,能够纵横江湖多年不曾落马,就是靠着一身功夫外加超乎常人的警觉机敏以及过人的反应。

    金五更有一手“犬守夜”的功夫,乃是从一个边军老卒处所学,夜间耳目聪慧远胜常人。

    一点轻微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朵,更别说大队人马围攻。

    是以每当金五守夜,其他人就格外放心,今晚也不例外。

    金五如往常一样,隐蔽在树木草丛掩映的角落里,耳朵贴地一动不动。

    他生得本来就瘦小,加上所在位置偏僻且星月无光,便是从他身边走过,都未必能发现其存在。

    于金五而言,这简直就是绝佳的藏身地。

    牛横在距离金五二十几步的地方,他的身形魁梧高大,并不适合暗中埋伏,却可以大大方方在外面走动吸引注意,为金五提供掩护。

    他那件布衣下面,其实藏着一领牛皮甲,加上其自幼苦练的外加排打硬功,就算是弩箭钉在身上也能保住性命。

    这些年来,他和金五互相配和杀人越货,乃是默契的搭档。

    巡哨之事也是驾轻就熟,彼此之间不用说话就能知道意图。

    与往常一样,四周寂静无声,除了远方的窃窃私语以及木柴炸开的声音,基本听不到其他动静。

    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值夜都是如此。

    太平日子多,战阵时间少,这才是正常的生活。

    若是每日都要厮杀,就不是人过的生活。

    可是明明平安无事的光景,金五心中还是莫名感到不安。

    这种积年老贼的预感,很多时候比自己的感官更为可靠。

    夜行高手可以不发出声音蒙蔽对手五感,却不可能屏蔽老江湖的感知。

    若是在昔日和牛横联手做没本钱买卖的时候,金五这时候就会发声示警,随后与伴当一起逃。

    但是如今瓦岗既已成军,万事就得有个规矩,不能由着自己性子乱来。

    毕竟四下看不到敌人,这时候发声示警,所有人就都得动。

    明明看不到敌人,却要这么折腾,换做谁心里都不满意。

    不管怎样,总得找到点踪迹再说。

    再说若是大队人马行动,自己怎么也能听到点动静。

    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就是有身手高明得斥候靠近。

    现在这片树林内光是像自己这样的暗哨就有十几个,全伙人马五十余名,就算来的人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在这么多绿林好手手中讨得便宜。

    是以金五在一瞬间做出的决断就是:找到这个斥候,结果他的性命。

    就在金五准备用暗号提醒牛横,让他注意有人接近的当口,牛横的脚步也微微放慢了些许,随后又恢复寻常。

    金五心头一松,知道这位老伙计面粗心细,论及头脑精明,实际还在自己之上。

    想必是他也发现了蹊跷,存了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金五心头略一放松,手悄悄口边,握住口内所衔匕首的握把。

    也就在此同时,一阵微风从金五头顶掠过。

    这声音其实并不大,但是对于金五来说就已经足够。

    他口内衔匕首,舌下还压着一枚竹哨。

    只要哨声一响,整个森林内休息的盗匪都会闻声而动,迅速投入战斗之中。

    可是要完成这个动作,就不能还趴在草丛里。

    就在他刚刚弓起身子,准备吹响哨声的刹那,一股微风已经席向他的喉咙!被发现了!金五瞬间便判断出来,自己的藏身地已经被人察觉。

    他来不及思考对方究竟是如何看到自己在哪,仓促间先行举起匕首招架格挡。

    说起来金五也是夜战高手,虽然不是夜眼,但是听风辨位的功夫精湛,黑夜之中盲斗也不吃亏。

    再说他也不需要克敌制胜,只要能够能够抵挡一招半式,缓过一口气来吹哨示警,就足以完成自己的任务。

    可是他这本应万无一失的格挡,却偏偏挡了个空。

    预料中的金铁交鸣之声并没有出现,金五手上并未感觉到任何分量。

    他心知不妙,身形急忙准备后退或是规避,可是他的动作还没等做出来,就觉得面前一寒,随后一股剧痛顺着右眼袭来,顷刻间便冲击周身。

    他张开口想要痛呼,却发现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一瞬间他的眼睛连同脑浆都被外力狠命搅动,剥夺了他全部的气力乃至意识。

    金五的神智彻底消散之前,脑海中只剩一个念头:牛横为何还不吹哨

    就在金五遇袭的同时,牛横实际已经做出了反应。

    他并没有去接应自己的伙伴,而是按着徐世勣日常操练,张开大口准备吹响舌下竹哨,提醒驻扎在山林内的伴当。

    可是就在他张开口的同时,弓弦松动的声音响起,一支三棱透甲锥钻破夜色,直接贯穿入牛横的口内。

    精铁铸造的箭簇轻松击碎了牛横的牙齿、舌头以及舌下那枚竹哨,直接从后颈钻出。

    牛横的尸体被强弓之力带动倒退数步,后脑重重地撞在树干上!这一箭力道惊人,贯穿牛横的头颅后径直贯入树干,牛横就这么被钉死在树上,尸身尤自不倒。

    直到此时,他手中的大棍才落在地上,传来一声闷响。

    从两人遇袭到被杀,前后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光景,两个绿林好手就被人结果性命。

    此时森林中其他负责警戒的暗哨也自有了动作,几支弩箭自林中射出,还有人吹响了口内竹哨示警。

    这一系列动作不可谓不快,可是比起来人的行动,终究还是慢了些许。

    一道黑影从森林中钻出直奔篝火堆而去,其速度快得惊人。

    哪怕是这些绿林盗魁,也看不清来人的动作,只感觉眼前一花,有什么东西从眼前掠过。

    单雄信就是在此时来到森林边缘的。

    他飞将之名并非幸致,从听到动静不对,到他来到森林边缘,前后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光景,直刀已然出鞘,周身的肌肉绷紧,人已经是临阵状态。

    从森林中窜出的人影,与单雄信几乎是迎面相遇。

    单通的眼力究竟是比其他人强出许多,看得十分清楚,从森林中冲出之人身形矮小,身上裹着夜行衣,加上其身法诡异,乃是缩着身子前进,乍看上去会被误认为是一头野兽。

    就在单雄信看到来人的同时,森林中冲出之人也发现了单雄信,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单通心头陡然一紧!这双眸子……怎么那么像狼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恶狼已经伸出獠牙,向他发起了攻击。

    两股劲风席卷,一取小腹一取腰下,显然是要发挥以小博大的优势,专门朝单通不利招架的地方招呼。

    单通身经百战临阵经验丰富,却也是第一次遇到出手如此迅速的对头。

    他手中的直刀并未招架,而是自上向下劈落,要将对方劈做两爿。

    以伤换伤以命搏命,本就是绿林草莽惯用的打法,讲拼命他单通又几曾怕过人

    可就在他直刀落下的刹那,对手的招数陡然变化。

    明明是全力以赴的一击,竟然硬生生收住,一对短兵从单通身前划过,方才那雷霆一击居然是虚招。

    而来人也随着兵器变化身形疾转,双足用力一蹬随后如同一枚被抛石机投出的弹丸一般,从单通身旁冲过。

    这几下动作迅捷如兔,饶是单通本领高强,却也不曾遇到过这种对手,更没遇到过这种打法。

    他竟然把后背空门让出,只为不和自己恋战,这到底是艺高人胆大还是纯粹的亡命

    事实上对手躲自己方才那一刀的动作已经是险到极处,稍慢上一点点就要人头落地。

    从这一招单通就可以确定,来人武艺不及自己。

    明明不是自家对手还要这么做,这到底是图什么

    不过对于单通这种杀人的行家来说,身体的反应永远比脑子快。

    心头的怀疑阻碍不了他的脚步,随着对方身形扑出,单通也自身形转动发足疾追。

    可就在他身形转动的同时,树林内又传出几声喝骂外加两声痛呼。

    林中还有人!而且来的还是高手,能在眨眼之间接连杀伤数名绿林豪杰的,绝不是泛泛之辈。

    今晚到底来了多少好手,又都藏身何处

    也就在单通略一犹豫的当口,自林中冲出之人已经冲到篝火附近,火光晃动人影交错,随即便有人倒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99小说网,免费全本小说,久久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99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